狠狠干,夜夜鲁,狠狠干狠狠干在线看,狠狠射最新2017大香蕉
首页  »  都市言情  »  [卑诗系情](新版)(26)[作者:超级战]
[卑诗系情](新版)(26)[作者:超级战]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干 夜夜鲁 狠狠干狠狠干在线看 狠狠射最新2017大香蕉]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023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六章
 
  就如长毛所估计的那般,每个人都认为美女老师即将一溃如注,只求能尽快 脱离欲火焚身的煎熬就好,但意志坚强的竺勃表现硬是出乎这些傢伙的预料,虽 然生理上无法克制的反应已全部出现,不仅她的双腿愈张愈开,雪臀抛掷的幅度 大概也到了极限,再发浪下去恐怕下半身就得腾空而起,然而尽管一切都像是高 悬在失控的边缘,可是无论如何她就是不肯臣服,即使下唇被咬到快要出血,不 过那种有如万蚁穿心及血管不断在膨胀的可怕现象,终究赢不了她的倔强。 
  本以为紧接着即可手到擒来的黑熊有点恼羞成怒了,因为他怎么都没想到一 个弱女子如此能熬,若照以往的经验,一般女性这时候早就主动求欢或是哀号求 饶,一心只想寻个痛快和解脱,可是竺勃却偏偏与他所玩过的良家妇女完全不同, 那些用身体还债或赔罪的女人无论自愿与否,只要一进入狼窟就不可能会有什么 三贞九烈的情形会出现,然而这个绞尽脑汁加上佈局多日所骗来的女老师根本是 个异数,所以为了要掩饰自己内心的挫折感,这个心狠手辣的恶汉忽然大吼着说: 「你们通痛给我退到旁边去看着就好,肏她奶奶的,老子就不信这骚屄是只不会 叫床的小嫩鸡。」
 
  或许有人会大失所望,因为意犹未尽,但必然也有人大喜过望,因为前戏已 然拖了太久,所以忽然失去耐心的黑熊这么一嚷,不管内心是否高兴,所有人都 只有纷纷退开,就连青番亦不能例外,不过这傢伙毕竟是名噪一时的杀手,属于 应聘而来的客卿身份,故而当东家的在准备大快朵颐之前只好安抚着他说:「喂, 青番,千万别让你那根山地屌冷掉,尽量把它弄硬一点,等我一下马你就立刻上 来接手,咱俩就先给这骚屄好好上一课车轮战!」
 
  没等青番面露喜色,已然蓄势待发的黑熊随即用力顶了进去,被他架住腿弯 的竺勃没有闪躲,因为根本逃无可逃,就连恶狼所期待的反应也是悄然无声,唯 一能听到的伴奏,只有多汁的秘穴被奋力闯入的『卜滋』一响,尽管感觉有些单 调,可是每个观众的眼睛却全都为之一亮,毕竟期盼多时的大锅肏就将火辣辣地 展开,就连长毛都在错愕之馀,仍是不由自主的紧握着胯下硬物。
 
  变化来得太快,因此别说长毛没有能力阻挡或救援,就算有机会恐怕他也会 先欣赏一阵子再说,因为心目中的绝美女神正在遭人强奸的画面,对他可不仅是 心头的强烈震撼而已,一想到随后即将上演的大锅肏,他更是兴奋到连龟头都在 发痛,明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是既罪恶又堕落,可他就是抗拒不了内心那份肮髒 且卑鄙的渴望,谁说不是呢?光是望着美女老师那螓首频摇、满脸苦闷的模样, 天底下哪里还有比这更迷人的风景?四肢都已重获自由的竺勃并没有抗拒,连一 丝一毫都没有,就像是她自愿承受一般、也宛如此事纯属自然,未曾挣扎、不发 一语,紧闭的双眼和死命攀住床沿的双手长毛皆可以一览无遗,被黑熊高架在肩 上的双腿偶尔会踢动一下,但晃荡的乳房大部份都被奸淫者的脑袋所遮蔽,除此 之外就只剩大肉棒在快速抽插的音调,淙淙水声说明了淫液的泛滥,再加上浑身 刺青的黑皮肤壮汉压在雪白胴体上的视觉效果,那种黑白分明却又交迭在一起的 强烈对比,使这幕性交更平添了几分来自魔鬼的煽情。
 
  此刻这个国中生最想要的就是能够取而代之,由于黑熊突然间就拔枪上马, 使得心里毫无准备的长毛有些措手不及,因为他以为前戏仍会持续下去,压根儿 没料到这批地痞流氓会说干就干,完全没有任何的缓冲时间,因此别说美女老师 会大感意外,就连他这位偷窥者也难免错愕不已,但是事实明明白白的摆在眼前, 竺勃的再度失身已经来不及挽回,所以他现在只希望可以想个办法吓跑全部敌人, 然后自己或许还能有移花接木的机会。
 
  其实这只是他年少无知的幻想罢了,即使敌人会在一瞬间集体消失,绝美女 神又怎可能让他染指,是因他的现身解救而感恩图报、或者把自己的脸孔蒙起来 扮演另一位施暴者?人若窝在黑暗的环境里面,大概比较会胡思乱想,所以儒家 才会提倡『君子不欺暗室』这条纯属自我约束的高道德标准,可惜长毛正值青春 期,在精虫不断冲脑的情况下,他哪顾得了什么非礼勿视等等的狗屁。
 
  正当阴毛都尚未长齐的小鬼还在编织春秋大梦,黑熊却已大刀阔斧的连续驰 骋了两、三回,他粗壮的躯干几乎全压在绝世美女的身上,除了刺有图腾的黑屁 股在勐烈撞击以外,他的双手也不曾离开过那对迷人的大乳房,有时候他还会忍 不住去吸吮一番,不过他最想要的应该是企图和竺勃来上一次热情的舌吻,只是 玉颈及下巴都任由他去的美女老师,每当那张满是槟榔味的臭嘴想印上红唇时, 神色悽楚的俏脸蛋一定马上急转而开。
 
  然而大肉棒已然深入美穴的黑熊并不在意,因为他虽然没耐心再继续玩慢工 出细活的把戏,但是女性的生理反应他还不至于太陌生,所以他一面狂插勐顶、 一面聆赏着噼啪作响的撞击声说:「听到没有?女人你只要用力干、拚命肏,保 证最久不出十分钟,无论是多?高贵和多会假惺惺的货色,只要爽点或时间一到, 若不是抱着你叫哥哥喊爷爷,否则便是淫水四溅的要求男人再肏深一点,哈哈, 这骚屄的阴道还很紧,可能是姓杜的小鬼老二太稀松平常、亦或是她打炮的经验 不多,因此仍未被大支佬开发过,呵呵……你们有没有人要跟我打赌?老子赌她 五分钟之内一定会主动开口、否则就是乖乖的跟我打啵,如何,有谁要赌?」 
  尽管黑熊狂耸着大屁股在一再发问,但过了快十秒都还无人应声,最后可能 是担心老大会不爽骂人,因此长毛才听到有个似曾相识的口音说道:「我是很想 陪大哥赌一把,可是赌资到底是什么东东呢?」
 
  原先黑熊只是兴之所至想把气氛炒的更热闹而已,根本就没想到这一环,被 提醒以后他才狂搓着竺勃的小奶头大笑着说:「看来苦窑蹲太久脑袋也会不知不 觉的腐朽;这样好了,赌赢我的人可以第一个跟我一起夹这个漂亮的大骚屄、并 且能够拍摄四张全景镜头作纪念,不过若是输的话就得帮这娘们舔脚趾,三明治 跟啃凤爪的选择,赌不赌?」
 
  说来说去无论输赢熊毛可是一根都不会少,反正船破海作底,最终付出者还 是可怜的美人儿,因此竟然同时有四、五个人争先恐后的嚷着要参一脚,看着周 遭热络的景象,黑熊忍不住回头狂傲的喝道:「不管你们五个赌输还赌赢,先去 旁边把顺序自己决定好,然后赌我赢的站床右边、赌我输的站左边,运气好的人 说不定还能跟我一块儿给她来个双响炮!哈哈哈………」
 
  趁着里头忙乱成一团,长毛赶紧把命根子抓出来套弄,一想到不知还有多少 他从未见识过的花样要在女神身上出现,救人的念头几乎已彻底被抛诸脑后,若 非仍有一丝良知尚存,这个小伙子可能连基本的罪恶感都会完全泯灭,因为正在 被黑熊大肆奸淫的美女老师神情实在太过于动人,再加上那种四肢瘫软无力、我 见犹怜的感觉,是的!他忽然开窍、也在刹那间就明白了许多,原来不止那群凌 辱者有所等待而已,此刻就连他自己也在渴望~~渴望竺勃能快点发出足以媲美 A片女主角的淫荡叫声。
 
  眼前的氛围果然更为热烈起来,有人在主动计时与报时、但更多的人都是在 帮老大呐喊加油,由于时间只限五分钟,因此黑熊也不敢轻忽,毕竟像竺勃这? 
  顽强的女人他也是首见,而江湖人士又个个皆死要面子,所以为了避免惨遭 滑铁卢搞得自己颜面尽失,这傢伙还真是拚了老命在奋力冲刺,只见他一迳地狂 插勐顶,强悍的撞击使得噼啪作响的声音不绝于耳,不过美人儿仍在咬牙苦撑, 只是若从老师脑袋瓜子愈摇愈快的情形来做判断,长毛有预感赢家一定会是那头 可怕的禽兽!看出端倪的人有好几个,他们开始七嘴八舌的大喊着说:「老大, 快!再用力一点,这骚屄嘴巴已经张开了。」
 
  「妈的!明明淫水都被干到快要冒泡了还在装圣女,再插深一点,黑熊大哥, 多顶几下她的花心应该就会叫床了。」
 
  「干!看到那对大奶子了没有?摇得那?厉害还能挺的如此漂亮,我等一下 非先打她几分钟奶炮不可。」
 
  「骚屄的眼睛张开了喔,老大,差不多就要大功告成了,继续给她狠狠的肏 下去,最多再半分钟她应该就会抱着你叫老公了,加油!老大,把她当成酒女般 的干个稀巴烂!」
 
  就在一遍叫嚣声中,只有青番没有大嚷,他晶亮而阴森的眼神始终聚焦在竺 勃脸上,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一直到第一波声浪逐渐平息下来,他才 红着双眸冷酷的问道:「黑熊老大,这骚屄是姓杜的兔崽子最锺爱的女人,等咱 们的人都玩过她以后,能不能让我带她上山去好好的爽三天?」
 
  正在埋头狂干的黑熊连脑袋都懒得抬便随口应道:「连第一炮你都还没打就 想带她回山上去自个儿痛快了?其实也行,只要今晚咱们的计划能顺利成功,我 就把这骚屄赏给你一个星期,这样够意思了吧?」
 
  有了黑熊这句话,青番嘴角立刻浮现一抹诡谲的淫笑,他像是在宣告什么似 的凝视着竺勃说:「承蒙老大如此看得起我,您尽管放心,万一今晚有什么漏网 之鱼或该死却尚未断气的,我一定负责帮大家料理乾净。」
 
  两人看似随意的交谈,其他人听起来或许没啥特殊之处,但却一语惊醒了仍 旧不克自拔的国中生,因为他听出了青番的言外之意,只要稍微深思一下便不难 理解溪尾帮这次想要猎杀的对象不止一人,而且是朝着夺命的目标在迈进,虽然 这一刻长毛在心头一凛以后曾经想到要赶紧抽身而退,好出去通风报信和调集援 兵前来营救美女老师,然而竺勃恰好就在这关键时刻突地发出了声音:「啊!不 要……快点停止……真的不能再来了……噢、哎哟!……这叫我怎么吃得消呀? ……唼唼,轻点……喔、我惨了!……哦?,上帝为何又失踪了啊?」
 
  听着像是美女在胡言乱语,但黑熊明白他已经胜利,围观者更刹时就爆出了 欢呼声,因为那代表至少有五个人可以享受到三明治的滋味,不过更令人发指的 凌辱才刚展开序幕而已,所以洋洋自得的黑道老大马上趁胜追击的命令道:「给 我听清楚了,贱货,从现在开始你要叫我大屌哥,要是敢再不听话,老子就让你 嚐嚐榴槤子母蛋的威力,到时候没人帮你止痒可就有得瞧啰。」
 
  竺勃再笨也晓得对方说的一定是非常可怕的东西,但她生理上虽已经被玩出 了快感,可是理智仍未沉沦,再加上绝不愿与歹徒妥协的个性使然,因此她在将 俏脸急急偏开的同时也谩骂着说:「你这个恐怖的人渣,今天就算会被你们整死 在这里也休想我会臣服,强奸是卑鄙龌龊的下流行为,你这个禽兽不如的色狼就 不怕会有现世报吗?」
 
  会怕报应的人就不敢为非作歹,因此黑熊一听立即不屑的说道:「你他妈还 真相信这世上有什么现世报?嘿嘿,人间要是真有报应的话,刚才骗你来的臭条 子现在应该都被火车撞烂了,你知道这群白道搬走我们多少银两吗?八位数的现 钞耶,呵呵,只要他们这几天死不了,你还得被带去让一大票戴帽子的轮流干咧! 所以别再傻了,神仙都还需要凡人用香火供着,祂们哪有闲功夫管你会被多少男 人搞?哈哈,与其相信报应,我劝你还是乖乖听我们的指示比较实际,老实讲, 我还真有些舍不得把你送给那伙人渣去享受,因为你当真漂亮到令我大感意外, 呵呵呵,这就是所谓的美不胜收吧?」
 
  一听这群人花了上千万的新台币买通警方,竺勃马上明白他们要对付的人绝 不止是杜立能而已,可是在一面被人奸淫、一面还得让黑熊调侃的状况之下,她 的思绪实在是一遍混乱,为了想要集中思考,她只好用力推着对方满是图桉的厚 实胸膛挣扎道:「滚开!不要再来了,像你们这种衣冠禽兽,早晚会被天打雷噼, 不得好死,报应一定会在你料想不到的时刻就降临。」
 
  如果是早几分钟听见竺勃讲这种话,黑熊大概会毫不犹豫的一巴掌就夯上去, 可是这会儿却完全不同,因为从头到尾美人儿的双手都未曾碰触过他的身体,此 刻被细嫩的柔荑在胸前这?撑来推去,一股油然而生的新鲜快感使他不由得心神 连荡了好几下,为了要继续享受这番别具滋味的互动,他故意快马加鞭的奋力驰 骋,并且不断增强着劲道说:「好吧,既然你一直希望我有现世报,那老子就来 个金枪不倒,看看你是否有本事让我得到马上风,这样我就真的做鬼也风流了, 哈哈。」
 
  随着淫亵的笑声结束,黑熊庞大的上半身便急压而下,难以抗拒的重量使美 人儿根本措手不及,差点被压住的双掌虽然勉强逃开,但马上又伸过去推却着奸 淫者的肩头,湿溽的汗水令那双柔荑一再滑到其他地方去,而对方所要的正是这 个,所以在一阵狂风暴雨当中,不明就里的竺勃越是拚命阻挡,敌人的攻击也就 更加勐烈和刁钻。
 
  现在黑熊不仅是在火力全开的横冲直撞,而且连嘴巴也忙了起来,他一下子 低下头去吮奶、一下子又跑去想要亲吻那两片气喘吁吁的樱唇,反正不管是侵袭 那个地方,不弄到美女老师嘤咛出声或摇头晃脑他便不会停止,然而这还不够, 就在竺勃不得不双掌合握,然后再用双肘去挡住他四处乱钻的脑袋时,这混蛋的 双手却趁机反抱着已被遗忘多时的雪臀,起初美人儿尚未觉得有何蹊跷,但是等 到对方发动突击的那一刻,想要抗拒已经绝无可能。
 
  两根粗糙有力的手指,不、也许是三根或四根,因为黑熊是双手并用在挖掘 与刺探,紧密的菊蕾让开採工作很不顺利,可这正是男人最爱的感觉之一,彷彿 还没被疏通过的后庭叫人充满遐思,所以刚出狱不久的黑道老大忍不住啧啧称奇, 在终于成功的插入两截中指以后,他才得意的盯着竺勃问道:「嘿嘿,你的小屁 眼还没被开苞过吧?哈哈……,今天就让我来帮姓杜的小鬼另闢蹊径也不错!」 
  半掩在双肘后面的俏脸一片煞白,这种处心积虑的侮辱言词,让美人儿再度 破口大骂:「你这个人不但既噁心又下流,并且满嘴都是髒话,你小时候家长和 学校老师难道通通没教你该怎么作人吗?」
 
  可能是玩出了更大的淫趣,看着竺勃那副变换不定却仍旧倔强不屈的表情, 黑熊竟然放慢顶肏的速度桀桀笑道:「哈哈,我读书的成绩虽然都是满江红比较 多,但是长大以后做人的功夫可不是普通棒而已,不信你可以问问这些小辈,看 老子是不是帮一大堆傻蛋生了不少私生子?哈哈,有的贱货食髓知味还会回来找 我想生第二个呢,嘿嘿……如果咱俩今晚也做人成功的话,搞不好会是双胞胎喔。」 
  这段恬不知耻、连亏带损,把肉麻当有趣的肮髒俏皮话,立刻引来了旁观者 的大声叫好,这下子每头色狼都忙着表明自己也想跟美女老师留个孽种做纪念, 使得气极攻心的竺勃脸色是一阵红、一阵白地幻化不定,要是她能用眼光杀人的 话,可恶的黑熊和一干小喽啰们恐怕马上就得横尸现场,只可惜她的双眸既不能 喷火也射不出利刃,所以只好银牙暗咬,忿忿不平的将螓首偏了开去。
 
  但是无言的抗议却惹得黑熊更想快点把猎物征服,因此这禽兽不如的坏蛋竟 然高喊着说:「姓李的小子,你还不快把子母蛋送上来是想等我踢你屁股吗?」 
  只听有人应了一声,紧接着便有个赤身露体的傢伙从死角现身而出,长毛只 注意到此人捧着一个铁盒,但是并看不见他的正面,而黑熊没等他走到床边便阴 着声音说道:「来,把你这三套秘密武器跟咱们的大公产仔细说明一下,讲解完 毕以后就由你来负责初步作业,呵呵呵,精彩好戏这就要来啦!」
 
  把铁盒子放到床上掀开以后,那小子才拿起一样东西在美女老师头上示威性 的摇晃着说:「嘿嘿,你知道这是跳蛋吧?不管你以前有没有用过,我保证这三 套欧洲订做的特制品绝对与众不同,因为这可是我老爸的珍藏,哈哈,你现在看 到这套有刺的就叫榴槤子母蛋,大颗的塞阴道、小粒的塞肛门,如果你再不乖乖 听黑熊老大的话,也可以同时把它们挤进同一个洞里,呵呵,等三段变化的旋转 功能交互启动时,你就能体会到那种销魂蚀骨的美妙滋味了。」
 
  又是这个似曾相识的口音,长毛虽曾努力搜寻,但在五味纷陈的险境当中, 一时之间他也没理出个究竟,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在大吃一惊、且恍然大悟 之馀差点就跳了起来,因为这时竺勃正望着那个拿出第二套东西的傢伙,然后用 平静却悲伤的说道:「李子阳,你已经被魔鬼迷了心窍,无药可医了!你这是在 自掘坟墓而不知回头,你最好记住我现在要说的这句话~~你的下场一定会非常 凄惨!」
 
  豁然开朗的那一瞬间,长毛的脑袋又撞到了上方的铁皮,不过在震惊过后, 他也不得不讶异于李子阳的胆大妄为与无法无天,只是现在的他思绪一团混乱, 根本没办法弄清楚这一切的来龙去脉,何况吸引人的戏码仍在持续,所以他立刻 将注意力又拉回场中,这次大逆不道的寄读生正手拉电线在介绍着说:「刚才那 组是甲虫造型、现在这副是老鼠造型,等一下还有一组是青蛙造型的,我不晓得 你是否喜欢有毛的小动物,但是这只你应该会爱不释手,因为牠的毛不仅长短粗 细各有巧妙不同,而且那条长达五吋的尾巴也能转能弯,绝对让你快乐的不得了, 再加上身体和四肢都可四段式的活动,你想不叫床恐怕是不可能了,嘿嘿,就算 你连这关都能挺的过去,我还可以摇控牠的嘴巴在你阴道深处随便乱咬,哈哈哈 ……箇中滋味就等你来告诉我们了。」
 
  万念俱灰的美女老师在偏过脸去的时候只澹澹地说了几句:「人有人伦、天 有天理,你这样的畜牲将来一定会绝子绝孙!」
 
  听到如此的诅咒,李子阳只是耸耸肩,然后便恶毒的说道:「你尽管放心, 就算你没怀到我的孩子,外头还是会有很多女人愿意让我下种,所以现在咱们还 是办正事比较重要,黑熊老大,三组跳蛋你想从那一副开始玩起?」
 
  「等等,别急、别急。」
 
  依旧在轻抽缓插的黑熊朝铁盒子努着下巴说:「你小子不是有只青蛙还没讲 解好处吗?先把其中奥妙说来听听,要不然老子怎晓得该从哪一组玩起来才较为 对味?」
 
  看着黑熊那副兴致盎然、充满好奇的色鬼模样,李子阳也不禁放胆应道: 「青蛙嘴巴大,咬女人的花心最管用,老鼠嘴尖,啄着吃感觉当然又有不同,而 甲虫的头则是用来磨子宫口,不过青蛙的蹼爪在阴道里活动起来也是效果奇佳, 再加上背上那些会摇摆跟旋转的颗粒,包准女人是如斯响应,但是榴槤子母蛋不 适合男女共用,因为那些刺太硬也太尖锐,通常男生的龟头都会受不了,尤其是 马眼很容易受伤,所以这组一向是整肃不听话的骚屄时才使用,特别是甲虫的五 阶段翅膀完全张开时,再浪的女人保证都会声泪俱下!」
 
  听李子阳一口气讲完这些话,黑熊不由得忖度了一下才又问道:「照你这样 说榴槤蛋此刻并不适宜,只能压到最后才使用,那?剩下的两副你觉得哪一种比 较适合现在让老子拿来过过瘾?」
 
  似乎是早已成竹在胸,李子阳听见之后毫不考虑的便回答着说:「那就看老 大是想快点帮咱们这位娇滴滴的漂亮老师播下孽种、还是想尽量享受肏屄的滋味, 前者你就选毛毛鼠,因为牠那条尾巴也可以增加你的快感,若是想肏到腰酸背痛 才射精,那当然青蛙才是首选。」
 
  约略听懂了一个大概以后,黑熊也不啰唆,他在起身之前还不忘多狂冲几下 的吩咐着说:「那就让你这小子先来表演五分钟的毛毛鼠钻子宫,然后再帮我把 癞虾蟆安好位置,哈哈,背部有颗粒的应该是癞虾蟆而非青蛙啦,总之只要能够 使这骚婆娘大声叫床,到底是那种动物并没关系,反正要把老子叫爽就对了!」 
  看得出来李子阳有些喜不自禁,黑熊才刚勐然拔出肉棒退开,他随即就递补 上去,而且就在他蹲下身躯的时候,青番等人也不约而同再次抓紧竺勃的四肢, 眼看已然认命的一代尤物毫不抵抗地瘫在自己面前,正在将老鼠脑袋塞入秘穴的 不良学生忍不住讚叹道:「真是棒到没得嫌,不但人美脸蛋正、身材好到没话说, 就连骚屄的颜色和外观都这么漂亮,嘿嘿……不多玩几次可就太可惜了!!」 
  灰色的小老鼠身长约七公分,但尾巴至少长了一倍以,有点椭圆的体型大概 在直径三至四公分之间,层层的黑色体毛包覆着全身,光是嘴边的两排触鬚便让 美人儿连打了好几次哆嗦,而这时两条后腿都还露在外面,可能是李子阳故意要 放慢速度,因此他的动作是既缓慢又轻柔,可是长毛看在眼里却是妒火和怒火一 起在心头燃烧,因为再笨的处男也看得出来这对竺勃是一种莫大的折磨,但是在 无计可施之下,这个救援者也只能在黑暗中频频拭汗罢了。
 
  老鼠的身体终于消失不见,不过仍然有一截尾巴露在外面,可能是前置作业 已经就绪,所以李子阳回头望着黑熊问道:「老大,你要不要连屁眼也一起来, 如果要的话最好把她的手给绑起来固定住,要不然浪蹄子爽到抓狂的时候可能会 有人被她抓伤,不过脚就没关系,因为夹越紧她就越会受不了,所以她肯定会自 愿两腿大张的让我们欣赏,哈哈,等一下我这位骚屄老师的浪劲绝对会让大家吓 一跳!」
 
  听李子阳说的津津有味,黑熊还认真想了片刻才应道:「别、别、别,屁股 暂时别动她,等我帮她开过苞以后你再去搞全套的,现在你只管把电线和操作器 掌控好,千万不要让小老鼠当在里面就好,否则可就扫兴扫大了。」
 
  身负重任的李子阳看起来有点紧张,大概知道这种场面若是机器有个闪失, 就算不会挨到众人一顿海扁,只怕想要再淫辱竺勃的希望就得落空,这可是他念 兹在兹且不择手段才弄上手的绝世美女,若不玩个够本他此生必然会有所遗憾, 因此他在嚥了一下口水之后才扬手说道:「这三组宝贝都是有线遥控的设计,大 家要仔细欣赏了,我会后退三米远,这样看起来会更清楚也更有趣味。」
 
  每个人都屏气凝息在等待,只有黑熊和李子阳两个人在移动,他们都在寻找 最佳的视角,而躲在暗处的长毛何尝不然?已经没有空间可以多探头一寸的他, 这时候正处于天人交战的矛盾当中,明知自己不该继续看下去、并且要想方设法 法赶快救人才对,可是他涨到发痛的命根子及那对眼睛却完全不听指挥,也许是 基于童子鸡的旺盛好奇心、更可能是竺勃实在出落的太过于撩人,因此无论愧疚 与罪恶感有多?浓烈,他总是不断在内心反覆自欺着说:「再看十分钟就好,这 次我一定不会再?搁,老师,只要再等一会儿我就会去找人来救你。」
 
  李子阳启动遥控器了,只听『吱』的一声闷响,露在外面的那截尾巴摇啊摇 地又消失了一半,而可怜的美女老师则玉腿一夹又立即张开,就宛如是被毒蛇咬 了一口似的,只见她满脸惊慌的螓首乱摆,那种悲苦莫名、如泣如诉的神情真是 令人于心不忍,可是所有男人的贼眼却都为之一亮,看着大伙不由自主的在向床 铺靠拢,黑熊忍不住催促着说:「快啊!这个好!快点让我的小心肝把声音叫出 来!」
 
  无声的?喊、强行忍住的羞耻与悲伤,竺勃应该晓得这一关不可能熬得过去, 可是她无论如何也要硬撑,因为正在用道具凌辱她的是一个流氓学生,假如在这 种畜牲的面前轻易投降,对她来说无异是双重打击,即使输也不能把自尊完全抛 弃、更不能把灵魂交给魔鬼,何况她还在呵护一个不知答桉的希望及梦想,所以 原先想试着能否咬牙自尽的念头她已抛弃开,现在她只是拚命咬紧下唇,同时强 迫自己尽速把脑袋放空。
 
  然而这并不是一场一对一的战斗,在百分之百不公平的条件之下,她根本不 可能把一大群虎视眈眈的饿狼当作是空气,别说每个人都在蠢蠢欲动,光是那只 在阴道里面胡乱钻动的毛毛鼠她就无法装作不知道,虽然明知是假的小动物,可 是那份噁心和毛骨悚然的感觉并未稍减,何况这时李子阳又在怪笑着说:「嘿嘿 嘿,这只老鼠可是会叫的喔,吱三声以上就表示牠在里面玩的很高兴、两声以下 就表示牠不太满意,所以你最好识相点,要不然我只好让牠一直钻到你子宫被咬 烂为止。」
 
  有生以来竺勃第一次想骂髒话,但是向来不懂三字经和良好的教养使她根本 不知道该如何飙骂,不过此刻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善良人也会犯下杀人罪了,要是 现在她手上有把冲锋枪的话,她绝对会痛下杀手将在场所有的畜牲都杀光,而且 第一个要挨子弹的一定是李子阳,只可惜浑身赤裸的她除了空想之外,就算真有 把长枪塞给她可能都不晓得要怎么开火,然而俗话说泥人也有三分脾气,因此她 依旧仰头愤恨的骂道:「你这个无耻的禽兽,小心天谴很快就要降临在你身上。」 
  「哎哟,还敢骂人喔!」
 
  脸色有点不悦的李子阳忽然使劲狂按着遥控器上的某个按钮狠声回敬着说: 「既然活力这?充沛,那我就让你在床上跳舞跳个过瘾,你的老鼠爱人要开始发 威啦,贱货!」
 
  随着话声一落,阴道里的小老鼠竟然在胡乱地左冲右突,原本还留下一丁点 空隙的最深处,刹那间便被全部挤满,同时那尖头利嘴还在不停向前勐钻,花心 永远是女人最脆弱的部份之一,何况此刻连努力在爬动的脚爪感觉都那般明显, 因此正在拚命往上耸挺下体的竺勃神色忽然变得极为异样,她有时会大张着双眼, 像是惊骇莫名,有时则用力摇晃着脑袋,彷彿是不胜负荷,但是她的表情越是变 化不定,狼群那种垂涎欲滴的丑态便越刺眼,尤其是黑熊和青番更是不约而同的 探出魔爪,再度一起把玩那对饱满的大乳房。
 
  湍急的鼻息和即将压抑不住的闷哼,使李子阳更加淫心大炽,他忽然凑近过 去把老鼠尾巴反折过来说:「这根东西还可以这样用,而且是妙趣无穷,大家要 看清楚了喔,好戏上场!」
 
  勐地震动起来的尾巴末端,被精准的点触在阴蒂上面,或许是因为有着一撮 短毛之故,因此竺勃立刻发出了像婴儿在啜泣般的怪音,尽管她还是咬着下唇, 可是娇躯已经在大力的翻转与扭摆,那种辗转反侧、苦不堪言的姿态,恰好泄漏 了她肉体的秘密,没有女人能够招架这一招李子阳可是心知肚明,所以这混蛋慢 条斯理的把另一只老鼠也塞进阴道里说:「本来这只应该是要逛你后花园的,既 然老大还要留着开苞,那就先让你嚐嚐两鼠钻一洞的滋味,嘿嘿,这可是别的女 人求都求不到的独门绝活呢!」
 
  说时迟那时快,长毛都还来不及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见李子阳已经把两根 手指伸进阴道里面不知在干啥,等他再次把大鼠的尾巴抓在手里逗弄阴蒂时,连 小腹都开始蠕动起来的美女老师,这会儿正张着嘴在发出『嘘嘘囌囌、呜呜嗾嗾』 的低叫声,高高耸起又重重摔下的雪臀,除了雪白的腹肌出现痉挛现象以外,那 拖着两条白色电线及老鼠尾巴的阴道口,看起来虽然惨不忍睹,可是刺激度却是 高到足以破錶!每个人都知道绝世美女的忍耐度已到了临界点,不管李子阳有没 有再按下遥控器的其他功能,光是凭眼前的景象,恐怕她能多撑个半分钟就算了 不起了,所以狼群愈围愈近,就连长毛也是尽可能的极目四望,就差眼珠子没有 掉出来而已,不过竺勃并未睁开眼睛,因为她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逐渐散乱的 意志和茫然失神的双眸,只会令这群畜牲更加兽性大发。
 
              【未完待续】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1-19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