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干,夜夜鲁,狠狠干狠狠干在线看,狠狠射最新2017大香蕉
首页  »  淫荡人妻  »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14上)作者:8083979
[老婆的性感开发之旅](14上)作者:8083979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干 夜夜鲁 狠狠干狠狠干在线看 狠狠射最新2017大香蕉]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515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大学时代
 
            十四、准备内射(上)
 
  接下来的周末,我以爸爸找我有事为由,没有约小欣出去,而小欣也顺水推 舟的没有多说什么,再阿涛的要求下,跟他一起出去买东西。
 
  我没有跟踪他们,因为我已经嘱咐了阿涛,现在还不是在外面弄的时候。 
  据阿涛回来说,小欣还是放不开的。这次逛街由于就在本市,所以小欣还是 比较紧张的,毕竟这里有我们的熟人,要是遇到一两个,那小欣和阿涛的事情就 很容易曝光了。
 
  所以,在路上,小欣都跟阿涛保持著一定距离,而阿涛也不想逼的太紧,也 就没有再过多的要求。
 
  这次出去,阿涛给小欣挑了几条裙子,本来想直接买超短裙的,不过小欣坚 决的拒绝了。没办法,阿涛只能给她买一些齐膝的裙子。至于性感内裤,小欣更 是在阿涛挑选的时候,就直接转身走了。这种事急不来,阿涛也只能作罢。 
  买完东西,吃了饭之后,两个人直接回到了阿涛的出租房,当然又是要开始 一场大战了,而我也早已躲在了密室里。
 
  战况依然十分的激烈,这次满脑袋坏水的阿涛,在性交的过程中,竟然面向 我的一面,坐在床上,同时命令小欣也面向我,跨坐在他的腿上,然后用他那丑 陋的家伙,狠狠的插进了小欣的阴道。
 
  虽然没有上一次那么近,不过这个姿势,却能让我清晰的看到小欣粉嫩的蜜 穴被肆意摧残的每一个细节。看到随著阴茎的进出,而翻出的腔肉和开开合合的 阴唇,我又一次被刺激到了。
 
  这一次小欣依然是被阿涛操干的忘乎所以,而阿涛也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不 断的在小欣耳边讲述这各种羞辱她的话,在欲望占据了小欣的大脑之后,小欣也 开始配合起来。
 
  阿涛看时机成熟,就又一次开始引诱小欣,给她描述被内射有多爽。其实小 欣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有过无套性交的,但是后来我们觉得现在如果有了孩子, 还是不太好,所以平时我们还是会带套的。
 
  因此阿涛的描述小欣是不会觉得新奇的,不过正是因为感受过那种被热力冲 撞的畅快感觉,所以在此时下体正被插入的时候,小欣开始有些渴望了。 
  不过来自一个原本清纯少女的矜持,还是让小欣无法开口,所以她只能以沉 默拒绝,而阿涛也明白,这事不是一两天能够实现的,现在她已经不明显的拒绝 了,就表示离胜利更近了一步,所以他也没有再坚持。
 
  那之后的二十多天的时间里,阿涛又找了小欣四次,每一次都是以双方的精 疲力尽而结束。
 
  在第三次开始,小欣在阿涛的命令下,开始穿起了齐膝的短裙,不过她并不 是只在去跟阿涛约会的时候才穿,在我的旁敲侧击下,她开始习惯平时也穿著裙 子去上课,慢慢的就适应了。
 
  随著两人性交次数的增加,阿涛在操干小欣的同时,羞辱的话语也越来越恶 劣,而小欣在如此循序渐进的调教下,也开始接受和配合,甚至有的时候在阿涛 的诱导下,说出自己是个「骚货」之类的话,不过像什么「贱货」、「婊子」之 类有辱尊严的话,虽然阿涛有要求过,不过小欣却坚决的没有说出来。
 
  语言的羞辱我就可以接受的,不过阿涛有些做法我却不能接受了。
 
  在这几次性爱中,阿涛不止在语言上调教著小欣,在姿势上,也是无所不用 其极。
 
  各种各样的姿势和动作层出不穷。有的时候,也不知道他是为了调教小欣, 还是为了羞辱我。他与小欣的性交,开始不断的将战场靠近密室这一边,我真的 害怕哪一天被小欣发现我的存在,也许这正式阿涛想要的那?
 
  最过分的一次,阿涛在地上放了一床被,然后让小欣跪在地上,像小狗一样。 之后他从后面后入了小欣,小欣的脸正正的对著密室的百叶窗。那一刻我的冷汗 都流下来了。
 
  还好,由于外面比里面亮,而且在我看出阿涛的意图后,我就整个人向后缩 了过去,紧紧的靠在最里面的墙上,所以小欣并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
 
  此时小欣扬著脸,那一脸的舒爽和满足,被我一点不漏的全部尽收眼底。而 阿涛在小欣背后的一脸奸笑,也印进了我的脑海。小欣微微发红的脸颊,和微启 的樱唇,与阿涛奸诈的脸,在我的脑海中不断缠绕、盘旋。在刺激中一丝愤怒也 油然而生。
 
  虽然我觉得现在基本已经到了,可以让阿涛内射的时候了,不过在那之前, 我还是应该先敲打一下阿涛,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不然小欣真的被他内射了, 而他还有什么异心的话,我会很不好收拾。
 
  之前从阿涛那边回来的时候,我其实就有这种想法了,不过一直有事,就耽 搁了,正好借著这一次,解决这个麻烦。
 
  为此我联系了之前彪叔给我介绍的那几个兄弟,想约他们一起吃个饭。他们 为首的叫小四,听说是我,很高兴,不过他说要过几天,这几天他们手头有点事。 我就顺嘴问了句什么事啊。他知道自己的老大是我的叔叔,就都告诉了我。 
  原来这几天有个不开眼的得罪了他们的人,他们要去教训教训那个人,我一 听这不正好吗?于是就说,想去见见市面,凑个热闹。小四有些犹豫,毕竟这种 事,要是出事了,我跟著,他们不好交代。我就拍著胸脯保证,我会离得远远的, 看看热闹就行。最后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小四也只能同意了。
 
  联系好了之后,我就找到了阿涛,告诉他,我觉得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了,应 该可以准备内射小欣了,阿涛听了自然十分高兴。不过这事需要那几个社会上的 朋友帮忙,需要跟他们见一面,合计一下。兴奋的阿涛也没想太多就同意了。 
  两边都安排好了,在约定的日子,我就把阿涛带了过去。阿涛还纳闷那,谈 事情不应该找个安静的地方吗?怎么在室外谈那?
 
  我就告诉他说,那些朋友要先处理点事情,之后才能跟我们一起去饭店,他 一听我说是打架的事情,也是很兴奋的,毕竟那个年代和年纪的人,对黑社会这 个神秘组织是充满了向往的。
 
  我们两个躲在远处,看著小四他们办事,原来并没有我们想象的,两帮人, 先是一顿骂,然后抽出家伙,挥刀(棒)相向,直到一方全部失去战斗力,胜利 的一方,向地上吐一口唾沫,之后兄弟一起勾肩搭背的嚣张走开,多潇洒。 
  没想到他们只是守在那个人的家楼下,那人下来之后还并没有意识到,有人 在埋伏他,结果刚走几步,就被两个人从后面夹住。他一脸的错愕,然后开始挣 扎,但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在被闷了两拳之后,就被生拉硬拽的拉到了,楼后 一个偏僻的地方,之后就被早就等在那里的人,给围了起来。
 
  我和阿涛也跟著他们转移到了楼后,不过我们还是没有靠近,只是躲在一面 墙后偷看。
 
  由于距离有些远,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不过看看对面那个人,开始 应该是是抱有希望的,还在和小四争辩著什么,不过在说了几句之后,这边的人, 就开始不耐烦了,开始有人扇他耳光,还有人开始踢他,没一会他的脸就肿了起 来,嘴角也有血流了出来,黑色的裤子和白色的衣服上,全是脚印。
 
  他也有过挣扎,不过这种情况,挣扎换来的却是更多的毒打。没一会,他就 只有蜷缩在地上,双手护住头脸的份了。
 
  他被小四他们的人,一顿泄愤似的狂踹。大约过了有2-3分钟,他们似乎 打累了,都停了下来,小四不屑的看著地上的人,慢慢蹲了下去,拍著他的脸, 跟他说著什么,之后就看到本来蜷缩著的那个人,忽然瞪大了眼睛,满脸惊恐的 看著小四,小四可没有理会他的眼神,站起身来,像身边的兄弟示意了一下。 
  他的兄弟都很机灵,得到授意后,马上行动,在地上那个人刚想爬起来跑之 前,就又把他按在了地上,那个人疯狂的挣扎著,但是没有任何起效。他的反映 为什么那么强烈?小四跟他说了什么?不会是要杀了他吧。
 
  这一刻我真的害怕了,如果杀了他,那我和阿涛算什么?目击者?还是帮凶? 这时我开始责怪自己是不是有些莽撞了。
 
  不过还好,之后的情况,并没有按照我的猜想进行。只见小四的兄弟,拉过 了那个人的一只手,然后把他攥在一起的手掌,一点一点的掰开,压在地上,之 后旁边又过来一个人,手里拿著一块砖头,慢慢的举了起来。
 
  这时我明白了,他们要砸他的手,我的眼睛紧紧的盯著那块越来越高的砖头, 虽然对黑社会一直充满了幻想,不过当这一切真真切切的发生在自己的眼前,我 真的有些惊呆了。
 
  那块砖头,慢慢的停住了,已经到了顶端,我目不转睛的死死盯著,那一刻 仿佛时间都静止了一样,很奇妙。可当我刚刚要去好好感受那种世界静止的感觉 时,它突然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凄厉的惨叫,我的寒毛直接炸了起来, 我没敢去寻找砖头的去处和那个人的表情,我已经傻了。
 
  直到那块砖头再次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知道第二下要来了,而我已经不敢 在看下去了。这种场面真的太吓人了。我连忙转头去看阿涛,他也已经懵了,楞 楞的注视著前方,浑身有些轻微的颤抖,往日那个骑跨在小欣身上,志得意满的 好像将军的他,已经彻底被打回原型。
 
  我轻轻的推了他一下,他仿佛受到什么惊吓一样,浑身一抖,眼神茫然又有 些惊恐的看向我。
 
  这时那边更加凄惨的叫声也随之传来。我拉住阿涛的手腕,告诉他这里不能 久留,就赶紧拉著他向回跑去。他也好像如梦方醒一样,没用我花多大力气,就 跟著我跑了出去。
 
  我们跑了有两分钟,就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回复了一会体力,就开始慢慢 的向小四之前告诉我们汇合的地方走去。由于当时跑出来的时候太紧张,我们跑 错了方向。所以当我们到达约定地点的时候,小四已经,靠在车边,抽著烟等著 我们了。
 
  看著脸色煞白的我们,小四笑了起来。
 
  「告诉你别来,你不听。来压压惊。」
 
  说著递给我一支烟,又给了阿涛一支。
 
  「呵呵,没见过,有些……有些不适应。」
 
  「唉,我们成天就是这些事。」
 
  小四这话说的有点装逼了,还成天,你们天天砸人手玩?当然我也只能在心 里想想,没敢说出来。
 
  「好点了吧?走吧,上车,去吃饭。」
 
  「那……那个人……怎么办?」
 
  「没有,我们留人了,他们会处理的。」
 
  小四轻描淡写的说,对此我也没在多说什么,就跟阿涛乖乖的上了车。 
  这一路上还算太平,小四也知道我和阿涛现在还没有缓过来,也没有再说什 么。
 
  到了饭店之后,我俩也基本缓过劲来。一场热闹的聚会也随之开始。
 
  在吃饭的时候,我就开始有意无意的点著阿涛,让他明白得罪这些人的下场。 而阿涛也是个聪慧的人,知道我其实是在告诉他,得罪我的下场,所以他也话里 有话的向我表达著自己的忠诚。对此我很是满意,不过我觉的这还不够。 
  这场聚会进行的时间不长,在阿涛明白我的意思之后,就是开始跟小四商量 起来。
 
  当然我不可能告诉他,我要他帮我,把我女朋友给阿涛玩,我只能说,阿涛 是根我关系最好的好兄弟,他喜欢个女孩,想找我帮忙,我能力有限,就只好找 小四哥了之类的。
 
  对于我的计划,小四并没有什么异议,欣然就接受了,为此阿涛还特意感激 涕零的敬了小四一杯酒,尼玛,你不是应该敬我吗?我的女朋友,用我的势力帮 你去搞定,妈蛋的!
 
  事情都商量好了,约好了到时候电话联系之后,我和阿涛就要起身告辞了。 而小四也招呼他的几个兄弟,要换场子继续喝酒去了。到了前台,我要付账,被 小四拦住,我俩拉扯了半天,钱被他小弟付了。之后他要送我们,被我们拒绝了。 我还有话跟阿涛说。
 
  我和阿涛没有打车,就是想学校方向走去。在路上,我借著酒劲,装出一副 掏心掏肺的样子,跟阿涛聊著。先是说了之后的行动方向,现在我已经不需要在 告诉他行动的详细计划了,在做爱的时候,总不能我告诉他用什么姿势,他就用 什么姿势吧?我只要保证他听我的,按照我制定的方向走,就可以了,细节让他 去把握。
 
  之后,我又借机聊到了之后的安排。只要是对阿涛的安排。假期的时候,由 于去爸爸公司呆了几天,我知道爸爸公司有个计划已经启动了。是招一批员工, 送到偏远地区的分公司实习工作三年,然后表现好的,调回总公司,安排进领导 岗位。就有点像「支教」、「下乡」一样。
 
  我告诉阿涛,我想把他也安排进这里,不过不安排他走太远,这样之后还是 能继续玩弄小欣,等到了时间直接回来当个小领导,然后再继续我们的娱乐活动。 
  对于我的安排,阿涛很是满意。又是一顿表忠心,拍著胸脯宣誓效忠。在大 棒和甜枣的威逼利诱下,阿涛的表现让我也很是满意。
 
  离学校还有好远,我们就分开了,毕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被小欣看 到我们两个在一起,那这件事就分分钟穿帮,这是我不允许的。
 
  之后三天一切如常,阿涛在第四天联系上了小欣,让她周三晚上去他那里。 小欣答应了下来。
 
  这几天我的心里是有些纠结的,其实在亲眼看著他们两个性交的时候,我是 激动的,甚至有些欲罢不能,不过在看不到的时候,我就有烦闷了。后天晚上,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小欣很可能就要被阿涛内射了。那时,就意味著小欣的阴道 已经彻底被阿涛所攻略。
 
  那本应只属于我的专属淫穴,将被另一个男人用精液冲刷和洗涤。
 
  我不确定小欣能够接受,不过通过两人前几次做爱,阿涛提到这件事时,小 欣的反应看来,她也在犹豫著。那种被滚烫的精液冲击的快感,甚至能让人忘记 一切,魂游天外。那种快感对人的诱惑,是无比巨大的。其实我觉得,如果现在 阿涛,强硬的不戴套去做,小欣也许也会屈服。
 
  所以在我看来小欣现在既然已经有些动摇了,那只要我们在添些助力,小欣 被阿涛内射已经不可避免了。
 
  就这样在纠结的情绪里,周三终于如约而至,而就在今晚,小欣将用她娇嫩 的子宫去迎接阿涛凶猛的精浪。
 
               (待续)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1-19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