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狠干,夜夜鲁,狠狠干狠狠干在线看,狠狠射最新2017大香蕉
首页  »  淫荡人妻  »  [戏之前传]作者:libwolf
[戏之前传]作者:libwolf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干 夜夜鲁 狠狠干狠狠干在线看 狠狠射最新2017大香蕉]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戏之前传
 
 字数:5200
 

                雪儿篇
 
  当年曾雪的老公程子峰因为得罪了某大佬,虽然在最后关头在我的干预下得 以保全,但也被迫远走他乡,还用老婆曾雪来作抵偿。
 
  新婚不到三个月的曾雪,本来就是性感无比的美人胚子,在性观念上却保守 无比,直到洞房夜才把初次交给了程子峰,婚后的雨露滋润让曾雪出落得更加丰 润,1 米70的身高,美丽的外表和曼妙的身材,特别是那雪白修长的双腿和40D
 的硕大双乳,更是让众多男人痴迷,也是因为如此,我才愿意为程子峰出面,终 于曾雪从此开始了人生的另类旅程。
 
  花了差不多一个月时间,曾雪完成全方位性爱教程,我反复对她三个迷人的 肉洞进行了反复开发,特别是全无肛交的她,那娇嫩、窄小的屁眼儿第一次就遭 遇我这样的巨物,那一夜疯狂一定会让她刻骨铭心的记忆终身。这个对性爱还懵 懵懂懂女人,转变成一个真正的荡妇,而且是那种发自骨子里的骚浪。
 
  那是她和我上床的第二个夜晚,我就决定开发这个娇嫩少妇的深喉咙和屁眼 儿。
 
  曾雪裹着雪白的浴巾走出浴室时,我刚好推门而入,尽管24小时前刚肏过她, 但看見容光焕发的曾雪只裹着条浴巾,含羞带怯地站立在浴室门口时,眼睛几乎 都看直了!
 
  只见酥胸半裸、乳沟深邃的曾雪胸脯上,水渍隐约、雪白的肌肤动人心弦地 起伏着,而那仅堪能遮住神秘三角洲的浴巾下,一双笔直修长、雪白浑圆的玉腿, 显得怯懦而娇羞地似乎想退回浴室里、又像想举步向前却不知该走到哪个角落去 的模样,曾雪一手紧紧环住浴巾、一手惶惶然地轻扯着浴巾的下摆,满脸腓红、 一付欲言又止的娇憨美态。我恨不得立刻就扑上去,把大鸡巴插入她的小屄里, 但是对这种涉世不深的少妇,征服她们的同时更要征服她们的心,这样,就算你 将来再对她干出什么卑劣的事情时,她都会对你死心踏地。
 
  「睡得还好吧,有什么不习惯吗?」
 
  「嗯……还好。」
 
  「如果需要什么吩咐林姨买来就可以了,给你的信用卡放在你手袋里了。」 
  「谢谢,社长。」
 
  「怎么又忘了,在家里该叫我什么?」
 
  「好了……对不起嘛……老公,人家只是还有点不习惯,下次不会了。」 
  曾雪轻轻环着我的手臂撒娇道。她硕大的乳房摩擦着我,我更加淫兴勃勃。 
  「嗯,好了,换件衣服,和我去吃饭,我带你去南港那边吃法国菜,他们那 里的红酒烩小羊腰不错,等你上面的这张嘴吃饱了,我再负责喂你下面的那张嘴。」 
  曾雪微微愣了一下刹时满脸绯红,含羞带啧的娇嗔道:「你说话怎么这么下 流啊,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
 
  「这样就下流啦,那我就真下流给你看看」说完,我一把扯掉曾雪身上的浴 巾,一边摸她的乳房,一边向她娇艳欲滴的双唇吻去,一阵天雷勾地火般的接吻 后,曾雪差不多软在我的怀里,梦呓般地说「你现在就又要来吗?」
 
  我深吸了口气,轻轻推开她,「去换衣服吧,从昨天开始你就没吃过东西, 这样对身体不好,以后的日子还长,先去吃饭。」
 
  「可我穿什么好呢?老公。」曾雪稍微镇静了一下心神说道。
 
  「就那件酒红色的短裙吧。」
 
  等曾雪吹干头发,换好衣服重新出现在我面前时,依旧素面朝天的她把长发 扎在脑后,青春美丽的脸蛋不需要任何化妆就漂亮无比,酒红色的短连衣裙衬托 着她雪白细腻的肌肤,深V 的领口处露出一截雪白饱满,齐臀的下摆免强刚遮挡 住丰满挺翘的臀部。
 
  我看了一会儿,皱了一下眉头。
 
  「有什么不对吗?」平时着装保守的她,曾雪微红着脸低头检视道,那里试 过这样性感的打扮。
 
  「不要穿乳罩了,会破坏整体美感的,另外去换条丁字裤,如果没有就不用 穿了。」
 
  「那不是都被看光了,我可不敢这样穿出门。」曾雪顿足嗔怪道。
 
  我捏住她的下巴,盯着她的双眼,一字一顿地说道:「叫你怎么穿就怎么穿, 要做我的女人,第一就要学会服从命令,否则,我不介意现在就把你送给我那帮 下面的兄弟们去大锅肏. 」
 
  曾雪第一次见我这样,知道那不由得自己的命运,从此掌握在面前这个男人 的手里,眼中噙满了泪水哽咽道「是,老公,我这就去换」
 
  果然,没戴胸罩,不用太仔细分辨,单凭那挺立的两粒乳头就能看出来。我 把曾雪搂在怀中「你穿成这样比一丝不挂更迷人」
 
  曾雪紧搂着我,任凭我的手滑过她的臀部,钻进她的裙子里,摸索着她的秘 洞。
 
  「老公,人家以后都听你的,你想怎么玩我就怎么玩,求你不要把雪儿送给 别人,好吗?」
 
  「好,看你的表现了」我不置可否回应道
 
  「呵呵,还真是真空上阵啊」
 
  「人家没有你说的那种小裤裤嘛」被发现秘密的曾雪娇羞不已。
 
  吃完一顿丰盛的法式大餐,走出餐厅,夜色己涂满了整座城市,天空中繁星 点点,初秋的夜晚,己褪去燥热的空气中,夜风送来阵阵弥漫着湿润海腥味的凉 爽,却让人产生出不一样的淫靡的感觉。我示意司机开车慢慢尾随,和曾雪漫步 在长堤上。
 
  长堤远离巿区,又是夜晚,只有不多的几个人,曾雪倚着堤边的护栏,看着 远方海面上的点点灯火,我从身后轻搂着她,
 
  「真是年轻、漂亮啊,曾雪,不要管将来发生什么,你都要学会去适应,并 从中好好享受,知道吗?反正听我的话就对了,这样对你自己造成的伤害最小。」 
  「知道了,老公,我会好好听您的话,请你也疼惜雪儿,雪儿愿意为奴为仆 的侍候您。」
 
  隔着轻薄的衣服,再次捧住曾雪那对沉甸甸的美乳,手指捉狎地捏弄起那两 粒越來越坚硬、也越來越挺翘小奶头,曾雪不安的蠕动了一下娇躯,然后便又像 充满无限欢喜般的呻吟道:「唉……你轻一点……不要這么用力……」
 
  隔着布料依旧清晰地感觉到我勃起的火热、粗大肉棒,曾雪身躯一软,臻首 向后仰靠在我的肩膀上,我低头看着星眸半掩,迷离而失神的美丽少妇,情不自 禁地吻向那半张的朱唇。
 
  曾雪没有闪避,而那原来就在轻轻喘息着的檀口,轻易地便让我的舌头钻了 进去,当两片舌头才一接触,曾雪的身体发出一阵不知是痛苦还是愉悦的颤慄, 她知道自己的下体已经濡湿了,如同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侣般,两人开始热烈的拥 吻起來。
 
  曾雪第一次主动把自己的香舌伸进我的口腔里搅拌,我们俩此來彼往,时而 两舌交缠、时而舌尖互呧,不但彼此互吞着津液,偶尔还会互相吸吮着对方的嘴 唇,而曾雪很快发出的嗯哼说明了她此刻正处在极度的亢奋中。
 
  我的手很快滑向她的两腿之间,更进一步撩拨她的欲火,手指摸索着她生长 茂盛的阴毛中的狭小肉缝。那里早已是淫水潺潺。
 
  「老公,不要……不要在这里……带我回家……求你啦……」
 
  在曾雪的一声声娇呼声中,我的手指坚定地滑进温暖,湿润的小屄里,里面 滑滑腻腻的,缕缕爱液悄悄地分泌出来,借着爱液的润滑,手指旋转着摩擦柔嫩 的腔壁,拨弄着她业已凸起的阴蒂。
 
  「你老公硬成这样怎么回家,雪儿,快用你的手帮我。」
 
  我解开拉链,掏出硬梆梆的大鸡巴,拉起曾雪的右手,把她那只细嫩的柔荑, 轻轻地按在自己的肉棒上面,曾雪乖巧地握住并且开始前后套弄,愈握愈紧,套 弄的速度也逐渐加快。
 
  接下来我一边继续爱抚她充满弹性的双峰,扣挖她的小屄,一边看着曾雪轻 咬下唇,羞答答地帮我手淫,也许是曾雪感觉到了手中的大肉棒越来越胀也越变 越粗,低头羞涩地盯着我的大阳具好几秒钟,然后才倒吸了一口气,用难以置信 的口气说道:「喔,老公……你的……怎么这么粗……这么长……这么大一支啊? ……」
 
  说着她还用力套弄了几下,接着又忍不住地赞叹道「噢,好大!……真的好 大……昨天好像沒有这么大呀!」
 
  「告诉我,曾雪喜欢我的大鸡巴,是吗?」
 
  羞人答答的曾雪含情脉脉地瞟了眼下的巨根一眼,便不好意思地把眼光转向 旁边
 
  「我要你现在把腿分开,把屁股撅起来。」
 
  曾雪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只好听话地微分双腿,我用手扶住大鸡巴,对准早 已淫水泛滥的阴道,向前用力一挺,粗大的柱身便没入进了她窄小的浪穴,我用 力拍打了一下她雪白的屁股
 
  「贱货,快把你的屁股摇起来,否则我现在就干了你的屁眼儿。」
 
  曾雪立刻尽其所能的摇摆着雪臀来迎合我的大鸡巴。
 
  「说!小浪穴,老子这样玩你爽不爽?干得你舒不舒服?」
 
  曾雪困难地转头看着我说:「舒……舒……服……」
 
  然而我并不满意她的回答,继续用右手拍打着她的雪臀说:「讲大声一点! 我听不到……快说!你被我干得舒不舒服?」
 
  这次曾雪大口的喘着气说:「喔……舒服……老公……你把人家干得好爽… …好舒服!」
 
  不知过了多久,我满足的抽出湿漉漉的大肉棒,曾雪差不多都快被干到护栏 的外面,裙子更是翻到了腰部以上。我拍拍她的雪臀,「好了,我们回家接着干」 
  回家的路上,我把曾雪的头按到双腿中间,曾雪知道我的意思,虽然极不情 愿,但还是拉开我的拉链,掏出依旧粘糊糊的阴茎,含在嘴里,卖力的吸吮、舔 舐起我的龟头来。
 
  一回到给她安排居住的公寓里,就开始疯狂的翻之覆雨,两个多小时后,在 反复操弄曾雪小屄和嘴巴中,终于把大龟头干进了她的喉咙里,在慢慢适应了初 期的不适感后,曾雪开始喜欢这种把巨大鸡巴呑进嘴里的成就感。
 
  在又一次从曾雪小屄里抽出大鸡巴,我们开始玩69式。曾雪乖巧地两腿分开 跪趴在我上面,她一边继续服侍着我被她淫水浸泡过和大肉棒和阴囊,一边毫不 保留地将她漂亮的粉红色小嫩屄整个暴露在我面前。
 
  「喔,小曾雪,你的浪穴怎么长的这么小、这么漂亮啊?你这么美丽的小粉 屄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呢!」
 
  曾雪听到这种淫秽至極极的赞美,不禁轻扭着她的香臀说:「大鸡巴老公, 人家不是那里都让你弄过好几次了,只要你喜欢……人家的小粉屄愿意永远都給 你干……」
 
  我贪婪地爱抚着曾雪丰满誘人的雪白美臀,唇舌舔着粉嫩的阴唇,曾雪的娇 躯轻颤不已,当我的舌头停留在秘穴口肆虐,曾雪早就湿漉漉的秘洞里,再也忍 不住地喷出大量的淫水,她颤慄雪臀和大腿,拚命把秘穴压向我的脸,同时淫荡 地喘息道:
 
  「喔……噢……天吶!老公……求求你……不要停……拜托……噢……啊… …亲哥……请你舔深一点……呜呜……喔喔……噢……对……对……就是这样… …啊呀……喔……好…………好棒……好舒服……噢……啊……亲亲老公……亲 哥……亲爸爸……你好会……舔……好会吃喔……哦……哦……噢……亲爸爸… …好舒服……爽……呜……」
 
  我一边继续舔着曾雪粉嫩的小屄,一边开始用右手的食指去戳刺曾雪的屁眼, 当那紧密的菊蕾忽然遭受袭击,曾雪本能的想要缩身逃避,可是因为头被我两腿 紧紧夹住,因此她根本无法闪躲,而曾雪的狼狈模样,似乎更加激发我的淫兴, 不但硬生生地将整根食指插入干燥的菊花穴里去搅拌,而且就在曾雪哼出声的同 时,又把中指也插进去胡乱挖掘。
 
  曾雪忍不住低呼道:「唉……不要这样……会痛呀……老公……拜托……不 要这样挖……噢……太干了……好哥哥……你这样会弄伤人家的,我知道你喜欢 干女孩子的屁眼儿,特意准备好了肛交的润滑剂,麻烦你帮我抹点儿,雪儿现在 就把屁眼儿让你开苞」
 
  曾雪脸上再次露出了羞怯而腼腆的笑容,她的脑袋和胸部依然趴伏在床铺上, 但那迷人而优美的香臀已逐渐蹶起在半空中,我用大龟头瞄准曾雪的屁眼。 
  「好漂亮的大屁股!呵呵……干起來一定很過瘾。」
 
  扶住曾雪的雪臀,以半立半跪的姿势,一下子便把大龟头整個刺进曾雪的肛 门里,曾雪霎时发出了一声惨叫,她因痛苦而扭动的身躯,努力地想要逃离我的 掌握,但是我死命地压着她的腰残忍地闯入后门,当我十五公分的大鸡巴进入过 半,曾雪忍不住哀嚎着
 
  「噢……啊呀……喔……痛、痛呀!……真的好痛……喔……拜托……好哥 哥……真的要裂开了……喔……啊……老公……你好狠……好残忍……哎呀…… 呜……呜……噢……我恨你……我的屁股快被你涨爆了……啊……啊……噢…… 你怎么还不停呀?……你的……实在……太大了!……噢……啊……人家的肛门 ……快被你的……撑裂了……哎唷……呜……求、求你……请你还是……放过人 家的屁股吧……」
 
  在激烈的肛交和曾雪凄惨的叫声中,我把精液射进了她的直肠里。
 
  「真没让我失望,曾雪,你的屁股果然是我干过得所有女孩儿中最棒的。」 
  曾雪并未答腔,她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但是她虽然没吭声,然而那两串从她 眼角滴垂而下的泪珠,却看得我有些心慌,因为我根本无从分辨那到底是曾雪欢 愉还是悲伤的泪水,所以为了掩飾自己的心虚,故意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没 事儿,第一次肛交,是有点不舒服,多来几次后,说不定你就会迷恋上的,看你 出了这么多汗,头发都湿成这样了,走,我带你去洗個澡。」
 
  曾雪柔順的让我牵着她走向浴室,不过,在浴室里上演的并不止只是鸳鸯浴 而已,除了在浴缸的水战以外,不管是在马桶还是地板上面,曾雪都陪着我一次 接一次的翻雲覆雨……不管是小屄、嘴巴、还是才开发成功的肛门,都让我随意 取弄。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ls1991lsok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2-22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