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更新在线观看av,(www.a002.net)不卡的av网站,亚洲 欧美 国产等无码视频免费在线播放
每日更新在线观看av,(www.a002.net)不卡的av网站,亚洲 欧美 国产等无码视频免费在线播放
首页  »  综合小说  »  [绿奴之路](08-09)[作者:chaojizhu]
[绿奴之路](08-09)[作者:chaojizhu]

提示:为了防止域名被墙找不到我们,请记住右上角的地址发布页!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337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 第三个人的精液和狗奴
 
                第一节
 
  沈哥从那次出差回来之后,空闲时间就比较多了,每个星期固定周末来玩一 次,偶尔还会一星期来两次,我跟老婆的性生活频率也由原先的一周一次,变成 了两周一次,一方面老婆要应付沈哥那个大鸡巴,另一方面在这种羞辱的情况下, 无法跟老婆做爱,还要帮着沈哥操她,也给我带来了很大刺激。
 
  一天半夜,我们准备睡了,电脑上的QQ响了,看了一下,原来是很久不联 系的小洛,他问这个周末晚上有没有空,去他家做客。我跟老婆当然明白「做客」 的意思(这一部分是《绿帽之路》里的事情,此文未提及),上次小洛操老婆的 时候,就没过瘾,一直念念不忘老婆那对奶子,临走还又吃又摸了半天。最近一 直跟沈哥玩,已经小半年没有参加过交换了。老婆说周末沈哥还要过来呢,于是 我们就没回信息。不巧的是,到了周五下午,沈哥打电话说周末有事,没法来了。 晚上的时候,我们又想起了小洛的邀请,我说要不就去小洛那里,大不了我就去 看看,不跟他老婆操。因为我知道老婆不太喜欢交换的原因就是不愿意我操别的 女人。老婆说:「去了还能不操?不过我还真有点想念小洛的鸡巴。」说完自己 也笑了。
 
  小洛挺讨人喜欢的,白白净净,嘴也甜,鸡巴虽然不如沈哥那么大,但是比 我要稍微大一点点,最主要的是他的鸡巴是往上弯的,插进去能蹭到别人蹭不到 的地方。我说:「那你自己去,就说我加班没时间。」「呸,那我不是送上门给 人操?」
 
  老婆笑着捏了我一下,「又不是没操过」我开玩笑的说:「一次也是操,两 次也是操。」「那我可真去了啊」老婆看来真有点意动,「去吧去吧,最近不是 沈哥就是我,你也换个新鸡巴用用」我逗她说,「去……可以,不过要是去,你 今晚可别碰老娘」老婆凶巴巴的跟我说。「为什么啊,你不应该奖励我一下吗? 还不让碰」我问,「因为……我要留着干净的逼给小洛」老婆笑着说,她羞辱我 是上瘾了……
 
  周五晚上老婆真没让我碰,周六下午早早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穿着性感的 衣服去小洛家了,一直到晚上10点多才回来。在等老婆的过程中,我一直保持 兴奋状态,猜测着老婆正在被人用什么姿势干。10点多老婆一进门,脸上红彤 彤的,眼睛都能滴得出水来,我问她:「是不是很爽?」她直接说:「快躺下, 贱王八,快点快点。」
 
  说完又加了一句:「躺地下,快!」我自然明白是为什么,赶紧躺在客厅的 地下,老婆跨在我头上,我从下面看上去,老婆的超短裙里面什么都没穿,她坐 下来的时候才看到,她临走穿的内裤塞进了她逼里。
 
  「把内裤拉出来」老婆说,我伸手从她逼里拉出内裤,内裤刚出来,就带出 了一丝丝的东西,我知道那是精液,紧接着老婆逼里就开始往下流精液,「快舔, 贱王八」
 
  老婆像是蹲着撒尿一样的姿势,低头对我说。我赶紧抬头去舔老婆的逼,用 嘴唇包住她的逼,用力吸一下,逼里的精液就顺着流进了我的嘴里,老婆满足的 长长的呻吟了一声,说:「真舒服啊。」
 
  我舔着老婆的逼,吃着她逼里的精液,心里一种很兴奋的感觉,这是我吃过 的第二个人的精液了,虽然我尝不出来有什么区别,但是我知道这是小洛的精液, 那个白白净净的男人的精液。我脑海里想着就在不久前,小洛那个弯弯的鸡巴插 在老婆的逼里,射出来白色的精液,现在就在我的嘴里。一种低贱的感觉在全身 蔓延,让我兴奋的失去了任何理智。当我把小洛的精液都吃下去,把老婆的逼舔 的干干净净的,老婆满足的站起来,坐到沙发上,似乎浑身都软了。我刚站起来, 老婆说:「还没结束呢,贱王八,跪下!」我赶紧跪下去,老婆指着地上的内裤 说:「上面的,舔干净。」我拿起地上的内裤,上面还有一大团湿乎乎的东西, 时间长了,已经看不出精液原先的白色,看来小洛射了不少。老婆说:「全舔干 净,贱王八,这是专门给你带回来的。」
 
  我很享受这种刺激,赶紧说:「谢谢老婆。」然后用手拿着老婆的内裤,伸 出舌头舔内裤上的精液,老婆看着我舔,问我:「好吃吗?」我说:「好吃。」 「味道有没有什么不一样?」老婆接着问,我说:「没尝出来,不过这次真的好 多。」老婆说道:「当然很多,你吃的是两个人的精液!」我一下愣了…… 
                第二节
 
  等我们洗漱好了之后,老婆才躺在床上把晚上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我。 原来小洛见我们夫妻没回应,就约了另外一对夫妻活动,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小 洛约的夫妻就是前文提过的小陈夫妇。原来他们也一直有联系,交换过几次。 (通过这件事我也庆幸离开了交换的圈子,因为城市不大,说不定就会碰到熟人。) 更巧合的是,周六晚上小洛的妻子,医院里有急诊,被叫去加班了,小陈的妻子 提前来了月经。本来是交换之夜,结果只有两个大男人。正在俩人哭笑不得的时 候,我老婆去了……
 
  老婆一看只有两个大男人,也愣了,小洛和小陈却感觉是天上掉馅饼了,两 个人正吃着喝着呢,赶紧把老婆劝坐了,等老婆弄明白了情况,已经被拉着推杯 换盏的走不了了。其实老婆也没太坚决要走,本来就准备好了去挨操的,只是没 想到是两个人而已。小洛和小陈也是不停的恭维老婆,把老婆哄的眉开眼笑的, 自然没走成。
 
  吃饱喝足,好戏就开始了,老婆这段时间被沈哥玩的,也少了很多拘束,比 以前放的开,没费吹灰之力,就被小洛和小陈脱了个精光,当老婆C罩杯的奶子 一露出来,小洛就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他一直就很喜欢我老婆的奶子,上次交 换的时候就爱不释手,也是因为他老婆的奶子太小的原因。当下两个人一个吃奶 子,一个舔逼,还没开始操,就把老婆玩出了一个高潮。具体我不在旁边,老婆 说的也不详细,就此略过了。
 
  小陈先操的,压在老婆身上插进去,用传统的体位干老婆。小洛则在旁边玩 老婆的奶子,期间还把鸡巴插到老婆嘴里,让老婆给他舔了会鸡巴。小陈操了十 几分钟,俩人就换了,小洛去操老婆的逼,小陈则操老婆的嘴。老婆还是第一次 被这样操,虽然在沈哥操她的时候,我也偶尔参与,但都是配角,这次两个男人 都是主角,尤其是两个人轮着操她,逼里鸡巴不停的换来换去,让她觉得刺激万 分,很快就又来了高潮。
 
  老婆讲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都快忍不住了,鸡巴挺的老高,在老婆的腿上 蹭来蹭去的,老婆说我讨厌,让我管好自己的鸡巴,想接着听就乖乖的,我立马 不敢乱蹭了,老婆夸我听话,说允许我自己手淫。我知道她今晚肯定不会让我操 的,况且她晚上应付了两个男人,下面肯定也操疼了,自己早就做好了手淫的准 备,于是自己套弄着鸡巴,继续听老婆说。
 
  第二个高潮过后,老婆累坏了,叫了暂停,要休息一下。两个男人躺在老婆 左右,这个摸摸这里那个摸摸那里,把老婆摸的浑身痒痒,小洛提议玩个游戏, 把老婆眼睛蒙起来,他跟小陈轮流把鸡巴插进老婆逼里,如果老婆能猜对是谁的 鸡巴,就让老婆休息1分钟,如果猜错了,就操一分钟。当下小陈就同意了,不 顾老婆的反对,把老婆眼睛蒙上玩了起来,十次里面倒有八次猜错了,本来是要 休息的,结果反而被多操了。
 
  游戏玩了没多久,又把老婆的性欲玩起来了,当下三个人又开始操,这次就 不跟刚才一样,三个人各种姿势换着操,老婆跪在床上,一个从面操逼,一个从 前面操嘴,又或是一个给她撑开腿,另外一个操,操一会换过来。把老婆送上了 一个高潮才又暂时休战。
 
  老婆讲述的过程中,好几次我都差点射出来,这种情形以前只出现在我的幻 想里,没想到无意之间成了现实,老婆自己说的也兴奋了,手都摸在逼上了,还 扒开逼给我看,对我说:「老公,两个鸡巴操过的」,把我刺激的差点就出来。 
  第三场则是在客厅进行的,老婆说她要去卫生间,都是挂在小陈身上去的, 鸡巴还插在逼里,等从卫生间出来,还没回房间,就被小陈在客厅里等着操了, 小洛也从卧室出来,两个人就在客厅里操老婆,小陈最坏,想要插屁眼,老婆拒 绝了。其实老婆屁眼能插,但是没清洁过她是不允许的,所以坚决拒绝了,为这 个小陈狠狠的操了老婆几十下,把她送上了一个高潮,小陈也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一个没忍住就射了,小陈鸡巴拔出来,小洛接着插进去,有了精液的逼就是舒服, 小洛也没坚持多久,几十下也射了,以前跟他们都交换过,彼此知根知底,所以 老婆也放心让他们射进去。
 
  俩人都射完,老婆赶紧穿好衣服回家,走出门外,就把内裤脱下来塞进逼里 堵住精液,就是为了回来羞辱我,她都有点虐夫癖了。
 
  老婆说完,把我们俩都兴奋的不行,我们俩用惯用的姿势,我坐在床尾凳上 手淫,老婆则躺在床上分开腿,逼对着我,自己摸逼。我一边手淫一边跟她说: 「老婆你现在真像个婊子。」老婆淫荡的回答我:「我就是婊子,刚被两个鸡巴 操过的婊子,怎么了?」,「骚货」我狠狠的说道,手上不由的加快了速度, 「就是骚货,骚货也不让你操,你个贱王八」老婆也不甘示弱,兴奋的说。「被 人轮奸的骚货」我又接着对她说,「我喜欢被人轮奸,我是贱逼」老婆大叫: 「谁操我都行,就不给你这个贱王八操,你就是只狗,吃精液的狗」我一下像爆 照了一样,边射边喊:「我就是一只狗,你就是我的女主人」射了出来…… 
                第三节
 
  当晚很奇怪,我失眠了,可能是太兴奋了。老婆在我射完之后马上也高潮了, 她真累坏了,没顾得上清理就睡着了。我脑子里一直浮现出老婆说的场景来,性 欲也慢慢恢复,鸡巴硬起来但是不敢摸,因为老婆严禁我未经允许就手淫,这也 是她的一大乐趣。说实话最后她说我是一只狗,把我刺激到了,长久以来的绿奴 情结,加上近半年多跟沈哥的绿奴游戏,让我越陷越深,难以自拔。我睡不着, 起来偷偷开了电脑,查阅了一下越来很多绿奴都做过狗,严重着甚至被拴着,看 着各种描述,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种感觉。
 
  一直到早上四五点钟,我才睡着,一下睡死过去了。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 糊糊中听到有人敲门,老婆推了我两下,大概看我没反应,就起来去开门了。我 就又睡着了。还做了春梦,梦见老婆一直在低声的叫床,似乎在被人操。慢慢的 觉得声音越来越清晰,还伴随肉体啪啪的撞击声,我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发现 不是做梦,老婆全身光着,弯着腰,手撑着床尾凳,后面是沈哥抱着她的屁股操 在抽插。我还没完全清醒,撑着身子想抬起头看清楚一些,我一动老婆听到声音 了,转头看了看我,嘴里断断续续的说:「老公,啊,你,啊,醒了,啊」,沈 哥也跟我打了个招呼:「小赵醒了。」老婆回头埋怨的跟沈哥说:「让你在客厅 你不听,非要在这里,看把我老公吵醒了吧。」沈哥狠狠的撞击了一下:「谁是 你老公?」,老婆被插的大叫了一声,连忙求饶:「老公我错了,你才是我老公, 是贱王八醒了。」沈哥满意的从后面拉着老婆的长发,啪啪的快操了起来,瞬间 老婆的叫床声就大了。
 
  我本来昨晚就一直很兴奋,刚才以为自己做春梦的时候,鸡巴就硬了,现在 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呢,就看到这么刺激的一幕,整个人从迷糊的状态很快就变成 了兴奋的状态。从昨晚老婆叫我狗开始,我一直在绿奴的状态,兴奋起来之后, 我大胆的问:「要帮忙吗?」老婆风情万种的瞄了我一眼,回头说:「老公啊, 让老婆休息一下好不好,你都操了这么长时间了,累死老婆了。」沈哥哈哈一笑, 说行啊,休息一下。
 
  说着就要拔出鸡巴,老婆手往后抱住沈哥的屁股,拦住了沈哥,转头对我说: 「贱王八,过来,给我老公含住鸡巴。」说完朝我眨了眨眼,满脸的淫荡和羞辱 我的得意,我说:「好。」就爬起来到他们身边。按照以往我就直接过去,不说 话,我脸皮有点薄的原因,有点点不好意思。但是这次是受到昨晚的刺激,很渴 望,也很坦然的把自己放在了绿奴的角色上。
 
  我来到他们旁边,老婆本来是站着弯腰扶着床尾凳的,她慢慢直起身子,沈 哥的鸡巴足够长,所以就算是完全站立起来,仍然插在老婆逼里,老婆完全站起 来后,跟我说:「过来啊,贱王八,隔那么远怎么含我老公的鸡巴。」我赶紧过 去移开床尾凳,蹲下来,看到沈哥那根又粗又长的鸡巴正被老婆的逼夹的紧紧的, 露在外面的部分湿漉漉的,肯定都是老婆的逼水。
 
  「跪下,别蹲着。」老婆命令道,「贱王八,一点规矩都没有,做一只狗都 不配」,我连忙跪下,不假思索的说:「对不起,女主人,我错了。」当时的心 态,已经完全被老婆一句做狗都不配给刺激的失去了任何理智,丝毫没顾忌自己 的脸面,就把话说出来了。
 
  「哦?现在是狗了?」沈哥的声音传来,老婆甜甜的回答:「是啊老公,贱 王八现在是老婆的一只狗,我是女主人,你就是男主人。」沈哥嘿嘿一笑:「有 意思,你们俩真会玩。」「老公你看啊,很听话的」老婆说道,「贱王八,不对, 是贱狗,嘴张开,吃男主人的鸡巴」,我张开嘴,放在老婆逼下面,「贱狗,笨 死了,舔上来」
 
  老婆又说,我赶紧嘴贴在老婆逼上,舌头伸出来舔着沈哥鸡巴插进去的阴道 口,老婆一颠脚尖,顺势侧着往床上一倒,鸡巴就从逼里出来,直接到了我的嘴 里。
 
  湿漉漉的大鸡巴到了嘴里,有种充实的感觉,我熟练的含着舔了起来,混合 着老婆淫水的骚味,比春药还让我兴奋。沈哥刚才显然操的很爽,这会抓着我的 头发,屁股也前后动,主动用鸡巴插我的嘴。他操的舒服了,就顾不上我了,好 几下插的好深,弄的我有点恶心,老婆在旁边看到我难受的表情了,对沈哥说: 「老公你慢点插,这个贱狗还没学会做深喉。」顺手拍了我的脑袋一下:「笨狗, 看我的。」说罢,老婆仰面躺在床上,头顺着床沿耷拉下来,嘴里说着:「老公 来。」沈哥便把鸡巴从我嘴里拔出去,插到旁边老婆的嘴里了。
 
                第四节
 
  我看着沈哥的鸡巴进入老婆嘴里,慢慢往里插,由于老婆头的角度正好,沈 哥的鸡巴顺利的插进去了大半,我能看到老婆的喉咙那里稍微凸起一块,我知道 那是沈哥的龟头。但即便如此,面对这么大的鸡巴,老婆也不能完全含进去,只 能含住多大半,还是有一部分露在外面。
 
  沈哥大概也知道这样不容易,所以插的很慢,一点点的抽动。插了没几下, 老婆摆手,沈哥就把鸡巴拔出来了。老婆起来抽了两张纸,吐了口水。对沈哥说: 「不行,鸡巴太大了,还是让贱狗多练练,以后让他给你吃吧。」沈哥说:「好, 你们俩谁吃都行。」老婆说:「老公你躺下,我在上面,我要让贱狗给我舔屁眼。」 沈哥便躺在床上,大鸡巴直愣愣的立着,老婆趴在他身上,回头对我说:「贱狗, 帮我把鸡巴插进去,然后舔屁眼。」说罢便低头跟沈哥接吻去了。
 
  我爬上床,跪在他们旁边,用手握着沈哥的鸡巴往老婆逼上塞,龟头抵在老 婆逼上,老婆便往下一坐,整个鸡巴顺利的插了进去,把老婆的逼撑的很大。鸡 巴进去之后,老婆便开始晃着屁股操逼,我便趴在她晃动的屁股上,给她舔屁眼。 由于晃来晃去的,屁眼很不好找,舌头只能在上面来回蹭,但是每次舔到屁眼, 老婆浑身就打颤,应该是非常的爽。我眼睛的余光,可以看到沈哥的鸡巴在老婆 逼里进出,翻出一些白浆,鼻尖是那种骚骚的腥味。就这样操了一会,老婆和沈 哥的嘴都没分开过,但是老婆呜呜的声音越来越大,终于在几分钟后浑身抽搐着 来了高潮。
 
  高潮后的老婆无力的趴在了沈哥身上,呼呼的穿着粗气,沈哥手从下面伸上 来,抱住老婆的屁股,要继续抽插,被老婆制止住了,老婆说:「好老公,让我 休息一下,不行了,累死我了。」沈哥停止了动作,跟她说:「怎么这次这么快, 还不经操,一个高潮就不行了。」「昨天晚上来了好几次……」刚说到这里,老 婆意识到失言了,赶紧打住了话,不过沈哥还是听出猫腻来了,「昨天晚上?」 沈哥说:「昨天晚上跟小赵操了?未经我的允许你就跟他操?」「不是不是」老 婆赶紧解释:「我自己用手来的,不信你问贱狗。」说罢回头对我说:「贱狗, 昨晚是不是我用手自己来的?」
 
  我赶紧说:「是的是的」,说实话,我也吓一跳,这事可不能让沈哥知道, 虽然目前是这么种关系,但是我还是希望尽量多点隐私。「用手还能来好几次, 你这是饥渴成什么样了」沈哥笑道,「讨厌」老婆打了他一下:「你说不来了, 又不允许我跟这只狗操,那人家只能自己解决了,这一周人家都没跟这只狗操过, 可不是憋坏了。」老婆真是太机智了,我心里默默的想……
 
  沈哥的手一直放在老婆屁股上,这时候他扒开了老婆的屁股,跟我说:「小 赵……
 
  哦,不是,贱狗,接着舔「我听了一阵刺激,赶紧又趴下来,继续给老婆舔 屁眼。两个人都没动,我可以很方便的给老婆舔,不一会老婆的屁股就又开始扭 动起来,沈哥便抓着她的屁股,开始一下一下顶着操,这样我又没办法好好舔屁 眼了,只能偶尔舔一下。沈哥这次没有一直很用力的操,而是不断的换着频率和 速度,把老婆操的是神魂颠倒的,叫声大的恐怕楼道都能听到了。操的兴起,老 婆头也没回,嘴里喊着:」王八,贱狗,把手指插屁眼里去!「我赶忙把手指放 在嘴里沾了点口水,顺着老婆的屁眼就插了进去,老婆兴奋的嗷嗷直叫。沈哥一 边操着,一边气喘吁吁的说:」让他把鸡巴插进去不更爽?「老婆话也说不出来, 只是不停的摇头。我知道老婆在这个方面有点小洁癖,屁眼不清洁,是绝对不让 鸡巴插进去的。就算是现在兴奋的要死,也坚决不行。
 
  在沈哥的鸡巴和我的手指一起插的情况下,老婆很快又来了高潮,但是沈哥 并没有停下,反而加快了速度,我和老婆都知道他可能要射了,终于在快速的冲 刺了几十下后,沈哥大叫一声射了出来,伴随着最后的冲刺,已经射出来的精液 被鸡巴带了出来,白白的顺着老婆的逼口和沈哥的鸡巴往下流。
 
  沈哥射完之后,两个人抱着休息,我则在旁边等着。终于等到老婆把气喘匀 了,回头跟我说:「贱狗,过来收拾了。」说罢屁股向上抬起,从沈哥的鸡巴上 脱离开来,因为逼口是朝下的,伴随着鸡巴的抽出,逼口一大团精液掉下来,掉 在沈哥的龟头上,又顺着龟头往下流。老婆顺势倒在沈哥旁边,说:「先给男主 人收拾,再给我收拾。」
 
  说罢扭过头,跟沈哥又亲在了一起。
 
  我爬过去,把沈哥沾满精液的鸡巴先舔了一边,溅落在四周的精液也舔干净 了,再把他的龟头含进嘴里轻轻吸,边用手套弄。不得不说,进入了一种绿奴的 状态之后,我做这个越来越得心应手,每次不但老婆的逼舔的很干净,沈哥的鸡 巴我一样知道怎么舔能把精液全舔干净。甚至自己就明白,他射完的鸡巴里还有 一点精液,要用手套弄一下,再吸一下才能全出来。实话实说,能贱到这份上, 也真是个完完全全的绿奴了。
 
  收拾完沈哥的鸡巴,我又趴到老婆的腿间,老婆自然的把腿分开,逼大开着, 因为先给沈哥收拾的,老婆逼里的精液已经开始往外流了,我不得不用力趴下去, 才能把舌头从下面舔上来,把流到臀缝里的精液都舔干净,但即便是这样,也有 一些落在床单上了。按照我们的游戏要求,我的手现在是不能碰老婆逼的,所以 只能用力把舌头伸长,去舔她逼里的精液和淫水。老婆可能觉得我没舔干净,一 边跟沈哥亲着,一边自己用一只手把逼打开,好方便我舔。
 
  等我清理完,两个人也休息的差不多了。沈哥说出去办点事,中午再过来, 一起吃饭。其实是不是真的有事,也不一定。主要是他要离开一会,等他再回来, 我们各自的角色就会恢复正常。这种事情,一开始的时候是最刺激的,我们可能 能在各自的角色里玩一整天,但是时间久了,很多时候只是在操的时候各自扮演 各自的角色,但本身又是交情比较好的朋友,总不能一直保持这种游戏的状态, 所以就需要他暂时离开一会,等回来了,就各自脱离游戏的状态,该聊什么聊什 么。
 
             第九章狗奴的功课
 
              第一节成为狗奴
 
  有了一次狗奴的经历,我跟老婆突然对这个特别感兴趣起来,于是上网搜索 了一下这方面的信息,感谢那时候有谷歌,不费吹灰之力,找到很多这方面的资 料。
 
  不看不知道,原来有非常多的绿奴最后都成为狗奴,竟然还有很多器具,完 全犬化。
 
  看了很多绿奴做狗奴的心得,我们两个也不由心痒痒起来。我本身就有那种 绿奴的奴性,而老婆感兴趣的则是又有了羞辱我的新途径,就像小孩子看到一个 新鲜玩具一样,不由的跃跃欲试,很快就从某宝上订购了一些器具回家,买的还 相当全,甚至连狗盆都给我买了,我有点哭笑不得……
 
  在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开始做些尝试,但是并不是很理想,因为状态达不到。 
  状态到了的时候,老婆又正好跟沈哥操的正爽,不方便进行调教。所以就一 直耽误了下来。
 
  直到一次沈哥外派,一个多月才能回来,但是只留给老婆跟我操两次的名额。 
  一个多星期老婆就全用完了,后面的时间就熬不住了,但是即使如此,她也 不跟我操,转而去找小洛了。小洛运气不错,加上他老婆,来了个一王二后,但 毕竟精力有限,老婆被弄了个不上不下,夹着精液回来之后,欲望还没得到满足, 便以羞辱我为乐。回到家裙子都没脱,卷到腰上,张开腿坐在沙发上给我看逼。 老婆让我跪在地上,头趴在她逼上,但是不让我舔,只让我看和闻味道。说我的 样子很像条狗,便又有了兴致,去找出买来东西,穿戴好护膝、栓好狗链,戴好 带锁的贞操带,塞好口塞。就是狗尾巴的后庭塞没办法用,我没有做过这方面的 训练,那东西对我来说太大,只好做罢。但是老婆饶有兴趣的让我给她清洁了屁 眼,把狗尾巴插到她屁眼里了。老婆正在兴头上,狗尾巴插进去后,更加兴奋了, 牵着我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最后又让我摘掉口塞,跪着给她舔干净了逼,自己再 用手来了个高潮后,才心满意足的去睡了。
 
  从这次后,我们便不断的尝试,经过几次磨合,发现根本不用带护膝,因为 要么就是在床上,卧室和客厅里都有厚厚的地毯,口塞带着也不舒服,还会一直 流口水,至于完全犬化,我们觉得并不适合我们的情况,所以最后就只保留了狗 链和肛塞。虽然肛塞我用不了,但是老婆一直没放弃想让我带上它,于是我们打 赌,如果哪天老婆逼里有三个人的精液,我就带肛塞,当然也只是开玩笑。 
  紧接着老婆来了例假,她在例假期性欲特别高,但是不能碰,就以羞辱我为 发泄了。每天晚上回来吃晚饭,稍作休息和收拾,就要把我拴起来,在客厅里遛 狗,让我给她舔脚,舔奶子,弄的她每个晚上都抓心挠肝的难受,我也在这段时 间里越来越接受和喜欢一种类似狗奴的方式,但我们这种方式肯定不是网上那种 绝对的狗奴。
 
  例假结束那的天,老婆就迫不及待约了小洛,晚上一下班便跟他去开房操了 一场,半夜一点才回来,小洛也是拼了老命,把老婆操的舒舒服服的。我是半夜 被老婆拉起来收拾她的逼的……这次之所以去开房操,一个是因为上次小洛一王 二后,没办法满足老婆,另外一个是跟小洛的关系没到那个程度,所以我们不想 让他来家里,让我伺候他们,另外老婆也想要点新鲜感,所以就去开房了。但是 那次我们都不知道,老婆跟小洛开房的时候,被另外一个人看到,现在还不到介 绍他的时候,我们以后再说。
 
                第二节
 
               隐藏的狗奴
 
  到了一个月,沈哥还没回来,说估计还要一个月,这下把老婆憋坏了,在电 话了软磨硬泡,手淫给沈哥听了一次,才又要了两次跟我操的机会。自然又是一 个星期就全完了。剩下的时间,老婆又打起了小洛的主意,但是我跟她说,不能 跟小洛走的太近,毕竟他有个圈子,交换的圈子,这个圈子太小了,说不定就谁 跟谁认识,上次小陈的事情就是个证明。老婆也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于是打消了 这个念头,我们两个继续以手淫的方式解决性欲。
 
  一天老婆下班后告诉我,陈康联系他了,说后天来我们的城市出差,问有没 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对于我这个本家,他也算是我的前辈,毕竟我从人家手里接 管的我老婆,我对他印象还挺好,几次打交道发现他还是个挺有意思的人,不是 那么有心计,也挺实在的。按理说他应该对我很有意见,但是每次见面还是客客 气气的。
 
  我跟老婆说你去吃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老情人聚会了,老婆捏我。当天晚 上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晚上,老婆又有点发骚,拉着我手淫,说着骚话。我突 然就想起陈康来,一边套弄鸡巴一边跟老婆说:「明天你的老情人就来了,还记 得他的鸡巴什么样吗?」「哦……记得,当然记得,大鸡巴」老婆边摸着逼边淫 荡的说着:「他的鸡巴好粗,每次都把你老婆的逼撑开的很大。」「怪不得我第 一次操你,你都没高潮,原来是被他的粗鸡巴把逼撑大了」我兴奋的说道。「对 啊,他的鸡巴把我的逼撑大了,你的鸡巴太小,不爽」老婆也被刺激的非常兴奋: 「那时候他天天都操我,家里没人的时候操,在学校操场上操,还在公园里操, 爽死了!」「高中的时候老婆就这么骚了,真是个天生的骚货」我狠狠的套弄着 鸡巴对她说:「想他的鸡巴吗?」老婆大声说:「想,好想,大鸡巴,我要陈康 的大鸡巴」「那明天他来了,正好让他操你」我一阵的兴奋,老婆一下被刺激到 了,大喊着:「要陈康操我,操死我,鸡巴鸡巴!」边喊着边来了高潮,我也被 她刺激的射了出来。
 
  等给她收拾完逼,我们躺在床上,我问老婆:「你真的想陈康的鸡巴吗?」 老婆捏了我一下,扭扭捏捏的说:「讨厌,人家本来没想,被你刚才一说,才真 想了。」
 
  「那明天……」我坏坏的摸着老婆的奶子,老婆打开我的手,突然问我: 「几个了?」,我想了想:「加上沈哥是六个。」老婆想了想,说:「是六个, 如果加陈康,就算七个。」我说:「陈康不算,那是我们认识以前的,我们要从 婚后开始算。」「那明天我就让它变成七个」老婆哈哈大笑着说。
 
  第二天下午,老婆打电话给我,笑嘻嘻的说:「我要去跟陈康吃饭,晚上你 准备好哦……」。我说:「明白,卖力点哦。」老婆笑骂道:「要死了你,挂了。」 
  晚上九点不到,老婆就回来了,一开门,我奇怪的问她,这么快?老婆笑嘻 嘻的说:「时间紧,办事效率要高嘛。」我说那我检查一下成果吧,说罢就去脱 老婆裤子,老婆任我脱下她的裤子和内裤,结果干干净净的,看着我一脸的惊奇, 老婆乐的哈哈大笑:「傻瓜,什么事都没有,不过既然你都脱下来了,就舔一舔 吧」说罢按着我的头到她的逼上,让我给她舔了一会。原来俩人什么事都没干, 就吃了饭,聊了一会天。
 
  晚上躺在床上后,我问老婆怎么改主意了,老婆说本来也没打算跟陈康干点 什么,就是逗我玩。她说,玩了这些,其实她可以接受跟一个陌生的人做,但是 不愿意跟陈康再发生这些,因为他不一样,他是前男友,怕我心里不舒服。我知 道她怕我乱想,我跟她说:「我相信我们的感情,也相信你!如果不相信,也绝 对不会来玩这个的。」老婆问我:「你是不是真的想让我跟他做?」我说:「我 不会要求你跟谁做,你想跟谁,就跟谁,我们还有三个名额,这三个名额都由你 支配。」老婆看起来有点意动,毕竟也是憋了这么长时间了,又得到了我的支持, 终于她跟我说:「跟陈康做可以,但是我有个要求。」「什么要求?」我问她, 「你得在旁边,还得伺候我们」老婆得意的瞟了我一眼,我大吃一惊:「我可不 想我这个嗜好被陈康知道!」「如果……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呢?」老婆狡猾的 笑道。
 
                第三节
 
              隐藏的狗奴2
 
  老婆跟我说,她打算把陈康约到家里来吃饭,陈康酒量很差,把他灌醉,等 他昏睡的时候,再进行我们的游戏。我问陈康醉了还能硬起来吗,老婆扭捏的说: 「他醉了更厉害……」我说看来你试过啊,老婆得意的说:「何止试过,跟他恋 爱那会还经常试呢,每次他喝醉了,都能把你老婆操个半死,嘻嘻。」
 
  第二天,老婆便约了陈康来家里吃饭,按照我们的计划,老婆跟他说,我出 差了,等陈康醉的不省人事了,我再回家。下午下班,我就没回去,跟同事老秦 去茶庄喝茶。到了八点多的时候,老婆发信息过来,让我回去,说得手了…… 
  等我回去的时候,便看到陈康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老婆一脸得意的样子, 说:「轻松搞定,我喝一两,给他灌了半斤。」我擦了擦冷汗:「你下手可真黑 …
 
  他不会吐吧「」不会,从没见他喝完酒吐过,放心「老婆胸有成竹的说:」 咱们把他搬床上去「,我说不行:」明天他要醒了,发现自己在床上,你一个女 人怎么可能搬得动他。「老婆直夸我聪明,我们俩就把茶几搬开,把陈康弄到客 厅地毯上。
 
  老婆突然说:「这是个好机会。」说罢把狗链找出来了,让我跪下,脱光了 给我栓上狗链。我担心的问:「他不会突然醒了吧?」老婆说绝对不会:「酒里 还有半片安定呢。」我一脸的冷汗,瞬间对老婆佩服的五体投地……
 
  一切收拾妥当,老婆便把自己脱的光光的,命令我去给陈康脱裤子,我自然 听话,把陈康的裤子和内裤都给褪到膝盖以下,老婆说:「贱狗,我现在给陈康 吃鸡巴,你给我舔逼。」说罢以69的方式,趴在陈康身上,熟练的把鸡巴含进 嘴里了。
 
  她的屁股正好在陈康的头上,翘的高高的,我便趴在老婆屁股后面,费力的 给她舔逼,老婆的逼已经开始流水了,舌头舔上去就有一种骚骚的味道,客厅里 除了老婆吃鸡巴的声音,就是我舔逼的声音,偶尔还有老婆舒服的哼哼声。这样 舔了一会,陈康虽然没有意识,但是他的鸡巴在刺激下,作出本能的勃起,从我 的角度虽然看不到,能听到鸡巴从老婆嘴里出来的那种声音。
 
  舔了一会,老婆吐出鸡巴跟我说:「贱狗,去拿张湿巾来。」我乖乖拿了一 包湿巾过来,「把他的手指擦干净」老婆继续命令道。我擦了三张湿巾,把陈康 的右手手指擦干净。老婆坐到一旁,拿起陈康的手指,说:「看着,贱狗。」说 罢,把陈康的两根手指慢慢的塞进逼里去了,塞完自己舒服的长舒了一口气。对 我说:「想不想尝尝我前男友的鸡巴?」,我点点头,老婆说:「想吃就叫一声。」 我趴在地上,汪汪的学着狗叫了两声,老婆满意的点点头:「去吃吧。」
 
  陈康的鸡巴确实很粗,长度跟我差不多,但是比我的粗,跟沈哥还是没法比, 他的鸡巴是那种上下一样粗的,不像我和沈哥的鸡巴,都是前面粗一点,鸡巴根 那里细一点。我爬过去,先用舌头舔了一下,上面都是老婆的口水,舔了几下之 后,从龟头开始往嘴里含。这是我吃过的第二个人的鸡巴,味道上没什么区别, 都是略微的腥味和骚味,但是心里刺激上不一样,因为这个鸡巴是陈康的,老婆 的前男友的。我的鸡巴涨的老高,直挺挺的,心里的奴性一下完全爆发出来,熟 练的舔着这个鸡巴,老婆则在旁边边看我舔,边自己拿着陈康的手指插自己的逼, 整个场面非常非常的淫荡。
 
                第四节
 
              隐藏的狗奴3
 
  不一会老婆已经舒服的不行了,欲火上来了,起身拉着狗链,把我栓在了旁 边的次卧门把上,对我说:「贱狗跪在这里,你老婆要去操逼了。你看着,不许 动」,说完回到陈康旁边,陈康睡的真是死死的,我们这么折腾,他一点反应也 没有,还打起了小呼噜。老婆走过去,跨在陈康身上,自己用手握着陈康的鸡巴, 慢慢做了下去,一直到整个鸡巴都进到逼里,老婆长长的呻吟了一声,说了句: 「哦……鸡巴,还是这个鸡巴。」
 
  我跪在次卧门口,看着老婆坐在陈康身上,陈康只有裤子褪下来,而老婆一 丝不挂,在他身上慢慢的晃着屁股,一下一下磨着,舒服的自己揉着自己的奶子, 脸上也是一副淫荡的表情,看的我欲火焚身,但是不敢动,更不敢摸。一会老婆 就不行了,动作幅度也开始变大,爽的已经开始叫床了,我真怕她把陈康给弄醒。 老婆操弄了一会,看到我才像突然想起来一样,说:「贱狗,好看吗?」我赶紧 说:「好看,主人。」「贱狗只能看,看你老婆操逼」老婆淫荡的对我说:「这 可是你老婆的前男友,在你操我之前,他就把我操的欲仙欲死了」,我被老婆刺 激的非常兴奋,身子都有点抖了,老婆突然站起来,走到我旁边,把我的头按在 她逼上,「快舔舔,尝尝味道好不好」老婆说。我被她使劲按在逼上,嘴对着逼, 老婆的淫水都弄到大腿根上了,我给她用舌头舔了几下,老婆便又回到陈康身上, 继续用他的鸡巴操逼。如此的反复几次,老婆便快到了高潮的边缘,她大概不想 那么快来高潮,便拔出鸡巴,牵着我到陈康旁边,说:「贱狗,吃他的鸡巴」, 说罢自己做到沙发上,用手摸着逼,看我吃鸡巴。
 
  陈康的鸡巴上到处都是逼水,骚骚的,吃起来非常的滑,他的鸡巴在我嘴里 进进出出,老婆看的非常满意,她很喜欢看我这副贱样,命令着我换着花样舔鸡 巴,舔一会鸡巴,再给她舔一会逼,玩的不亦乐乎。终于弄的老婆忍受不住了, 让我扶着陈康的鸡巴,给她插进逼里去,开始冲刺高潮,来回弄了几分钟,她身 体往后仰着,让我去舔她正在挨操的逼,因为姿势的原因,舔到的时候不多,偶 尔能舔到阴蒂,大多数时候都舔到鸡巴上去了。但是还是把老婆刺激的不行,没 一会就大叫着高潮了。
 
  来来回回操了差不多接近半个小时,但是陈康还是没射,看来老婆说的对, 他喝了酒反而更厉害。老婆稍微休息了一下,便又开始了第二场,这次只用来几 分钟,在她还没来第二个高潮的时候,陈康射了。老婆差一点点来高潮,所以顾 不上游戏规则了,大声说:「贱狗躺下。」我赶紧躺在地毯上,老婆从陈康身上 下来,直接坐我身上,鸡巴进去的时候,滑的不得了,里面都是陈康的精液,把 老婆也刺激的不行,三两下,顺利的高潮了。
 
  高潮结束后,老婆无力的靠在沙发上,说:「收拾」,我赶紧起身,跪在沙 发旁边,给老婆舔逼,精液很浓,看来陈康很久没做过了,一团一团的,从老婆 逼里吸出来,滑溜溜的在嘴里。老婆软绵绵的随便我舔着,嘴里还舒服的哼哼着, 等我舔完她的逼,老婆指了指陈康的鸡巴:「舔干净」,不用她说,我也知道, 赶紧趴下去,去吃陈康鸡巴上的精液,老婆在旁边说:「真贱,贱王八,你吃的 是谁的精液?」我说:「是老婆前男友的精液。」「好吃不好吃」老婆说,「好 吃」我回答道。「给他舔干净一点,没用的贱狗」老婆骂着说。我顿时刺激的头 晕,卖力的给陈康把鸡巴舔了个干净。
 
  休息之后,我们把陈康的裤子给穿上。又给他盖了个毯子。第二天怎么骗他 就不提了。老婆大概怕我多想,跟陈康操完之后,晚上临睡,特别腻歪的钻在我 的怀里不停的说爱我,竟然还破例,放弃了很久以来的游戏规则,单纯的作为一 个妻子,身上三个洞,都让我插了一遍,最后给我口交让我射在了她的嘴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3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10-20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