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更新在线观看av,(www.a002.net)不卡的av网站,亚洲 欧美 国产等无码视频免费在线播放
每日更新在线观看av,(www.a002.net)不卡的av网站,亚洲 欧美 国产等无码视频免费在线播放
首页  »  都市言情  »  [女优女友]
[女优女友]

提示:为了防止域名被墙找不到我们,请记住右上角的地址发布页!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女优女友】
 
                (一)
 
  到巴黎的整整第四年。
 
  索邦大学悄然颓废在这个浮躁都市的一角;阴鬱的塞纳河浑浑噩噩的在左岸 和右岸间流过,一如我的生活——完成学业遥遥无期,法国的大眾传媒硕士其实 也不过如此,我毫无兴趣。
 
  一直睡到中午12点,随便吃了点东西。傍晚时候还有课,或者去图书馆看 会儿书先吧,总比自己在家裡鬱闷死的好。
 
  「请问这裡有人吗?」一个甜甜的女孩子声音,一段蹩脚的法文。
 
  我已经又在图书馆裡睡了将近一个下午了,突然被惊醒,抬头望去,一个美 得不染风尘的东方女孩正站在我的身边。
 
  「我可以坐在你边上吗?别的地方都已经没有位子啦!」一段更加蹩脚的法 文,但配上这种嗲嗲的声音却仍然很吸引人。
 
  「哦,当然可以!」我揉揉眼睛,伸个懒腰,然后作出一个最阳光的笑容: 「请坐。」
 
  「Merci!」总算这句谢谢还说得算标準。
 
  我打量著这女孩:一头乌黑的长髮,白皙的瓜子脸,灵秀的鼻子,薄薄的嘴 唇,一双大大的眼睛看起来却又有点淡淡的忧鬱——我考,老天爷造她的时候一 定费了好大心血——那种古典而又幽怨的感觉,嗯,好像似乎……嗯,对,就像 林妹妹一般。
 
  「中国人?韩国人?」我试探著和她搭话。
 
  「我是日本人。」她微微弓了下腰:「你是中国人?」
 
  「哦,对。」我对日本这个变态国家一向没有什麼好感,似乎这个国家除了 卡通和A片就再也对这个世界没什麼贡献了。
 
  「你好!」女孩突然用标準的普通话对我说。
 
  「啊?」我吓了一跳。
 
  「我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中国人,所以我也是会说中文的。」
 
  「啊哈!」我掩饰不住心中莫名其妙的惊喜:「你好,我叫林梵,叫我小梵 好了。敢问姑娘芳名?」
 
  她抿著嘴微微笑著,鞠了一个标準日式鞠躬:「你好,我叫苇月忧子,叫我 忧子好了。请多多关照。」
 
  和忧子的故事就像所有的爱情小说一样——浪漫缠绵。
 
  她其实是在六月份才刚到法国的,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法文也只是刚刚起 步。我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帮她狂补法文,带她游览了夏日巴黎的每一处美丽的地 方……从十月初开始,忧子退掉了以前的房子搬来和我一起住。
 
  让我惊讶的是,一个像她这麼纯纯的女孩子已经不是处女,而且她的性经验 似乎还很丰富,经常把我在床上搞得爽歪了天。不过,无所谓啦,忧子虽然是我 喜欢的类型,但我还从没想过和她一生一世白头偕老的事情。
 
  至於忧子的家人与过去,她从来没有向我谈过,我也从来没有问过。
 
  今天下午没有课,忧子去法语补习班了,我自己在家。
 
  闲得无聊,於是打开电脑上上成人网站。
 
  BT下载——亚洲成人区,一个帖子吸引了我的注意:清纯女孩的开发,出 演女优叫伊藉水月。
 
  哦,应该会很有意思,这种挑逗纯纯小女孩的片子一向是我的最爱。
 
  打开链结,有一幅预览,是这卷AV录影带的封面——我的心扑通一声!长 长的头髮被拢在耳后,依稀带著些哀怨的眼神,灵巧的小嘴紧紧抿著——忧子! 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照片上的「忧子」依然如天使般那样美丽,穿著一件水手制服式的校服,羞 怯的坐在墙角:上衣扣子被解开,露出白皙的胸膛,娇小的乳房惹人爱怜,粉红 的乳头微微翘立;下身的短裙被掀到腰际,几根淡淡的阴毛从乳白色的内裤中露 出,内裤中央一道隐隐凹陷下去的缝隙让人產生无限遐想。
 
  封面上还附了几张剧照。
 
  一张是一个老头俯首在「忧子」两腿之中,贪婪地吃著什麼美味;还有一张 是「忧子」坐在一个教室的讲桌上,上衣全开,分著两腿自慰,台下七、八个男 生看得目不转睛。
 
  我的心砰砰乱跳,太像了,竟然会有长得这麼像的人吗?或者……那真的是 忧子?我点击了下载,打开BT,伴随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电影完全down load进我的硬碟裡去。
 
  傍晚6点多,忧子下课回来。我没有提及电影的事情,只是像平时一样陪她 在厨房做饭,然后边聊天边吃饭边,看看电视裡无聊的法国肥皂剧。
 
  饭后忧子说要去洗澡,我於是重新坐到了电脑前。
 
  100%,电影已经下载完毕。我仔细听了听,确定忧子已经进到卫生间, 然后把电脑的音量调到最低,打开了这个电影档。
 
  一个秀气的女孩儿穿著水手校服走在公园裡,白皙的脸颊在阳光下显得晶莹 剔透,微微的酒窝、羞怯的表情,我真的无法分清这个美丽的女孩儿到底是我的 女友忧子,还是那个叫做水月的女优。
 
  我还在发呆的时候,萤幕上的「忧子」已经换上了一套雪白的体操服置身於 一间学校的体育馆内。音乐开始响起,伴著节奏「忧子」开始表演起艺术体操。 
  镜头拉近,我才发现这套白色的体操服竟是如此薄如蝉翼:「忧子」胸前的 两颗小樱桃可以看得一清二楚,两腿间一片黑漆漆的更是无从遮掩。
 
  「忧子」动人的躯体做著各种体操动作,摄像机不停地捕捉著她的每一个细 节,时而是乳房的特写,时而是「忧子」劈腿时对她隐秘部位的特写。
 
  突然音乐打断,一个相貌猥褻的老头走进了体育馆。
 
  不清楚这老头是校工还是老师,但是却恶狠狠的冲著「忧子」大叫著。 
  「忧子」走上前去不停地鞠躬道歉,老头说话的声音低了许多,却带著一副 色迷迷的笑容打量著「忧子」。
 
  镜头重新回到「忧子」身上,原来经过刚才的体操动作,「忧子」已经香汗 淋淋,本来就薄薄的衣服现在被汗水湿透,基本像没穿一样。
 
  老头突然伸手抓向「忧子」的乳房,「忧子」尖叫一声刚要跑开却被老头摁 倒在地。
 
  「兹」的一声体操服被彻底撕开,老头用身体压住「忧子」,左手握住她的 左乳,低下头用嘴含住了右乳的乳头,右手伸进了「忧子」两腿之间。
 
  镜头紧紧对住了「忧子」毫无遮掩的乳房,我的心再一次剧烈颤抖起来-右 乳下那颗红色的小痣——天底下不可能再有这麼巧合的事情了,没有错,这个叫 做伊藉水月女优正是我的女友苇月忧子!!!
 
  为什麼?为什麼?我的心像被狠狠地插了一刀!我清纯可爱的忧子怎麼可能 竟曾经出演过A片?
 
  影片继续著。
 
  老头分开忧子的双腿,贪婪地淫笑著。镜头上忧子的隐秘部位被打上了马赛 克,但通过老头手臂的动作可以猜到,他的手指正在抠挖忧子的桃源深处。 
  「啊……啊……啊……」忧子的声音已经从开始的尖叫变为呻吟。
 
  老头这时弯下腰,凑在忧子耳旁说了句什麼,忧子的身子先是一颤,然后红 著脸把头埋到一边紧紧地闭住眼睛。老头哈哈大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脱下 裤子,把他那根足足有半个多世纪歷史的傢伙插进了忧子的身体。
 
  「亚买迭,啊……啊……」忧子眉头紧皱,手下意识地抓紧地下被撕坏的衣 服。
 
  老头的实力看起来并不很强,大概只坚持了五分鐘就大吼一声,拔出傢伙射 在忧子雪白的乳房上。
 
  镜头再次对準忧子緋红的脸蛋,两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流过……心的感觉是伤 痛的,但我下半身的弟弟却硬了起来。
 
  我犹豫了一下,带著愧疚的心情咬了咬牙,继续拖动了影片。
 
  场景被转换到了一间教室,屋中只有忧子一个女孩儿,穿著水手校服,静静 的坐在教室前排。七、八个男生在高声喧哗,有的还在抽烟。黑板上掛著一张女 性生殖器官解剖图,边上是歪歪扭扭的日文,只有「生理课」三个中文字写得倒 还清晰。
 
  上课铃响了,门被推开,进来的竟然是上一幕强姦忧子的那个老头!老头走 到讲台,拿出一本应该是生物课本的书,乱七八糟的唸了一段日文,然后放下书 奸笑著丢了一支粉笔给忧子,朝黑板努了努嘴。
 
  忧子低下了头,慢慢从座位上站起,走到黑板前停了下来。
 
  老头凶神恶煞的大叫起来,底下几个男生也跟著一起起哄。忧子惊惶的回头 看了一眼,咬了咬牙,用粉笔在黑板上画出一个裸体女性,然后又照著女性生殖 器官解剖图用轻若蚊蝇的声音一一解释。
 
  忧子解释完后,老头哈哈一笑,大概问大家听懂了没有,底下一起淫笑著摇 头。於是老头二话不说一把抱起忧子放在讲桌上,大声向忧子吼了些什麼. 忧子 无助的眼神像一隻柔弱的羔羊,顿了一顿,慢慢地对著讲台下的男生分开双腿, 掀起裙子,露出白色的内裤。老头走到忧子背后,两隻魔爪一下子握住了忧子柔 软的胸部,解开她的上衣扣子,从裡面摘掉文胸,让忧子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之中 ……
 
  理智or性慾?我的手在颤抖,不知如何是好。
 
  门「吱」的一声响了,回首望去,忧子披著浴巾站在了我的身后。
 
  黑暗突然把整个小屋中的一切融化,只剩下沉默和忧子面颊上两道晶莹的泪 光。
 
                (二)
 
  「忧子,我……」我伸手想去拉住忧子,触到胳膊的一瞬间,她却像触电一 样的向后躲了开去。
 
  「林梵,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忧子像一隻受惊的小鹿般蜷缩在墙 角,嘴裡囁嚅著。
 
  刚才被色慾侵佔的大脑一下子冷静了下来。奇怪的是明知忧子向我隐瞒了她 的过去,我心中不但没有任何的愤怒恼火,有的却是对这个柔弱的女孩子的无限 爱怜——也许我真的爱上她了。
 
  「忧子,我不怪你,但请你告诉我事实的真相好吗?我保证不会生你的气, 保证还会一直对你好,保证还会一直保护著你,不让你再被伤害,好吗?」 
  所有的委屈彷彿山崩地裂般爆发,忧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头拥进我 的怀裡,紧紧地抱著我,紧得简直令我窒息:「梵,对不起!我不是想骗你,我 是真的爱上你了。我离不开你,我怕你知道了我的过去,会认为我是个淫荡的坏 女孩儿,会拋弃我。梵,对不起!我不想离开你,我真的离不开你了,求求你不 要拋弃我好吗?」
 
  我抚摸著忧子的长髮,吻去她脸上的泪水,附在她小巧的耳边悄声说:「忧 子,我爱你。我不会在乎你的过去,我要的只是你的现在和未来。我会关心你、 爱护你,不让你再伤心难过的。相信我,好吗?」
 
  忧子抬起头,水灵灵的大眼睛看著我,我忍不住低头吻了下去,和忧子小巧 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吸吮著她嘴裡的芳泽。我的弟弟不知不觉地又硬了起来。 
  我把手从浴袍中伸了进去,抚摸著忧子的乳房,不一会儿她的乳头就挺立了 起来。
 
  忧子用颤颤的小手把浴袍解开,我顺著她的脖子吻下去,停留在忧子俏丽的 乳房上,用舌头在她的乳头上划著圈,然后突然一口咬住粉红色的乳头,忧子「 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我的手继续向下探索,越过光滑平坦的小腹和柔顺稀疏的芳草地,忧子的桃 源洞口已是一片芳泽。
 
  我的手轻轻的按住她的阴唇,顺时针方向的抚摸著,不一会儿整个手掌都全 湿了。我把手抬起给忧子看,她粉脸一红,「嚶」的一声扑进我的怀裡,用小拳 头无力地拍打著我的胸脯。
 
  我把忧子抱到床上,分开她修长的双腿,用硕大的龟头顶在她的妹妹上来回 摩擦。忧子的喘息声音越来越急促,伸手抓住我的弟弟,娇声说:「梵,给我, 我想要你,求你……给我。」我不忍再折磨她,腰向前一挺,龟头立刻被嫩嫩的 穴肉包裹住。
 
  忧子的小穴特别紧,而且她一向特别怕痛,一点都没有AV女优的淫荡,反 倒是给人一种邻家女孩情竇初开的感觉。我不敢太快进去,先是用弟弟浅浅的伸 入,然后再拔出,一直到忧子慢慢开始适应,她的淫水顺著我的龟头流到弟弟根 部时,我才一鼓作气地完全进入忧子的体内。
 
  我的弟弟是属於特大号的那种,而偏偏忧子的阴道又很短,所以每次抽插, 我的龟头都几乎可以逼近她的子宫。
 
  「啊……啊……啊……」忧子呻吟著:「老公,用力!再用力!再深点…… 啊……就是那裡……啊……进去了,进去了……老公,你的弟弟进到我的子宫了!」
 
  「啊……别……别停下……啊……啊……讨厌,原来你是想磨人家那裡啊… …哦……好酸啊!不行了,不行了,要尿了……」忧子死死地抱著我,全身弓了 起来,明显可以感到她的阴道在强烈收缩。
 
  「哦……天啊!好舒服,我去了……去了……」
 
  我拔出弟弟,一道白浊的阴精顺著忧子的阴道口流了出来。我坏笑著把阴精 用手沾著,拿给忧子看。忧子狠狠的打了我一下:「还不是你弄的!」然后转过 头去,脸颊緋红,说不清是因为高潮还是害羞。
 
  没有给她任何休息的机会,我再次把弟弟插了进去,像打桩机似的狠狠地抽 插。没过三分鐘,忧子又在大叫中洩了。
 
  就这样大战了大概三十分鐘,忧子十几次高潮后,我再也忍不住,用弟弟狠 狠顶住忧子的妹妹,在她抽搐的阴道中射了。
 
  激情过后,忧子像猫儿般乖巧地蜷在我的臂弯之中,热热的小脸贴在我的胸 前。
 
  「忧子,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好吗?」
 
  「嗯。不过……梵,你答应我,听完了你不许生气,不要嫌弃我,更不要丢 下我好吗?」
 
  「我答应你,忧子。」
 
  「那,拉鉤!」忧子孩子气的伸出小指。
 
  「好,拉鉤!一百年不许变的。」
 
  「唉!」忧子叹了口气,靠在我的身上娓娓道来:「事情是这样的……」 
                (三)
 
  「我出生在东京,家庭很复杂。我妈妈是个家庭主妇,但爸爸酗酒好赌,而 且前年年底被老闆炒了魷鱼,还在外面欠下一大笔赌债。家裡的生活不但一下子 没了来源,还经常有黑社会的上门逼债。去年年初,我过完18岁生日,家裡却 因为没钱而被停电停水,甚至马上因为拖欠房租要被赶出。」
 
  「有一天我和同学放学经过涩谷,我被人搭话,那人说我长得漂亮、清纯, 要介绍我去当明星。或许是虚荣心作怪吧,我当时兴奋死了,想都没想就答应他 了。」
 
  「第二天按照那人给我的地址,我去了那家所谓的电影公司,发现墙上的海 报全是赤裸裸的AV剧照,而这家公司是家不折不扣的成人色情电影出版社。我 当时吓坏了,任凭当时有四、五个AV星探连环炮似的劝我,我还是立刻拒绝了 他们。因为……」忧子抬起头来,看著我说:「梵,不管你相不相信,你是我的 初恋,在你之前我从没有谈过恋爱。而且……而且那时候我还是处女。」 
  我轻轻的吻了忧子的额头一下,说:「宝宝,我当然相信你。后来那些可恶 的傢伙是不是没有放过你,一直纠缠著你呢?」
 
  「嗯。他们真的好有耐心,足足纠缠了两个月,许诺有丰厚的片酬,许诺公 司一定会重点栽培,还许诺会介绍我往正规娱乐圈发展。而且,他们甚至还打探 到了我家裡的困难情况,竟然还曾劝说过我爸爸。」
 
  「那时候我们真的走投无路,爸爸还因为欠债被黑社会痛打了几次,所以我 只好决定牺牲自己。」
 
  「你知道,在日本18岁以下拍摄AV是违法的。18岁以上20岁以下参 加拍摄则需要家长同意签字。我妈妈哭得死去活来,不答应我出卖自己的肉体。 爸爸是在被逼得没有办法,跪在我的面前剁下自己的一截手指,说是他这辈子亏 欠我的,然后大哭著在同意拍摄成人影片书上签了字。」
 
  「那你一共拍了几部AV呢?」我问道。
 
  「两部。我的第一次就在成人电影片厂被夺走了,那之后又拍了一部。可能 是因为我是处女,而且长得又挺学生,所以那两部的销量都特别好。我两部的片 酬加提成几乎顶得上普通女优拍十部戏的钱了。」
 
  「拍完那两部戏之后,我替家裡还清了钱。但我真的不是一个人们想像中的 淫荡、贪财的女优,我只是个普通的19岁女孩,我只想过像现在和你一起这种 平平淡淡、安安静静的生活,所以决定离开东京那个是非之地,用剩下的积蓄申 请来法国读书了。」
 
  「这就是我的故事了。梵,听完了,你还爱我吗?」
 
  「傻孩子,我当然爱你。」
 
  「那……你刚才看到那段我演的电影的时候特别生气,特别恨我,瞧不起我 吗?」
 
  「忧子,其实看你拍的AV的时候,那种感觉很复杂。开始是震惊,后来是 心碎,但隐隐的却又感觉特别刺激,这几种感觉交织在一起真的很奇怪。还有就 是……」
 
  「就是什麼?」忧子一下子紧张起来。
 
  「小傻瓜,别害怕。」我刮了忧子灵巧的鼻子一下:「我说出来,你也不要 生气啊!」
 
  「嗯,你说。」
 
  「其实我也算饱览群片,看过的成人电影不在少数了。但从来没有一部能让 我的弟弟像刚才那样肿胀庞大。看到你在电影中被人凌辱,我感到特别性奋。」 
  忧子脸上微微一红,嗔道:「你好流氓哦!」
 
  「乖乖,再陪我接著看你演的那部AV好吗?」
 
  忧子害羞到了极点,悄声说:「有点变态哦!」
 
  我知道她已经是在默许,於是连忙下床,打开电脑,继续播放那段刚才没有 看完的录影。
 
  画面中忧子的裙子被掀开,老头隔著内裤抚摸著她的阴部,不一会儿内裤上 就出现了一道浅浅的湿痕。
 
  「乖乖,你当时的水水多吗?」
 
  「嗯。」
 
  「有多多?」
 
  「差不多像今天这样。」
 
  「那你每次拍摄都有高潮吗?」
 
  「有时会有啦!但从来没有像和你在一起的时候高潮那麼频繁、那麼剧烈。 因为……嘻嘻!你的小弟弟是个加长加粗型的。」
 
  电影中忧子的内裤被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优脱了下来,忧子想用手去挡住,却 被老头死死按住。接著皮肤黝黑的那个傢伙在老头的指导下,用手指分开忧子的 阴道,向裡面窥探著,不过因为电影是打著马赛克的,只能看见忧子的桃花洞一 片粉红。
 
  镜头一转,几个男优把忧子围在中间,每个人都拿出自己的武器炫耀似的自 慰著,忧子左右开弓帮他们打著手枪,嘴裡还含著一隻. 看到这裡我实在忍不住 了,掏出自己的弟弟放到忧子的嘴边,忧子乖巧地伸出舌头添著我的马眼、龟头, 一会儿一下深喉,一会儿亲亲我的阴囊。我比较著萤幕中和现实的忧子,发现她 不管怎麼看都那麼漂亮可爱,特别是给男人口交的时候,更是在清纯中透著意思 淫靡。
 
  画面上的男优陆续在忧子的脸上射精,这一个片断就此结束。
 
  接著下来,场景被切换到一个更衣室。忧子在换著衣服,刚才那个黑皮男优 躲在门后偷看。忧子脱下自己的裙子,大概也被自己的美腿所吸引,轻轻的用指 尖抚摸著自己。摸著摸著,她的手就来到了自己的隐秘之处,轻轻的给自己按摩 起来。
 
  「忧子,你自慰的样子好迷人啊!」
 
  「老公,你想看吗?我自慰给你看吧!」真是个乖巧善解人意的女孩儿! 
  忧子躺在床上,分开大腿,像电影中一样自慰起来。
 
  我低下头看著忧子的手在她自己的洞洞中进进出出,不由升起一种阿Q似的 幸福感——别人只能看到忧子被打上马赛克的妹妹,我却可以亲自一睹芳泽。呵 呵!
 
  电影中的男优终於忍不住推门进去,二话不说上来就一把按住忧子,用力揉 搓著她较小的乳房,还用手掰开她的樱桃小口把舌头伸进去吻她。
 
  床上的忧子似乎也被这淫靡的画面刺激得不行,娇喘著说:「老公,再给我 一次,行吗?」
 
  我正是求之不得,当即让忧子小狗似的趴下,把屁股对著我,然后用力地插 了进去。
 
  电影中的男优这时也进入了忧子的身体。一个画面中,一个现实中,两个忧 子同时叫了起来。
 
  「哦……哦……哦……老公……好舒服……和你一起看自己演的AV……忧 子也觉得好刺激……哦……哦……」
 
  「乖乖,说,谁插得你更舒服?」
 
  「啊……老公,老公插得更舒服,哦……哦……哦……因为……啊……因为 老公的大,那个男优的小,够不到忧子身体裡最深的地方。」
 
  像是在比赛似的,我刻意和男优保持了一样的频率,同时享受著忧子幼嫩的 小穴。
 
  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终於再将近一个小时的大战后,我们又一起达到了最最高峰。
 
  「忧子,电影中的男优好幸运,竟然可以佔有你那麼可爱的小美女。」 
  「我的好哥哥,其实你才幸运呢!」
 
  「为什麼?」
 
  「呵呵,因为他们要穿著小雨衣才可以进入忧子,我们却是肌肤相亲;他们 只能射在我的脸上、胸上,你却可以射进我的身体裡面。」忧子忽闪著大眼睛调 皮地说。
 
  「小鬼头。」我一把抱住忧子,狠狠亲了她一口:「明天帮我上网找找你的 另一卷电影,好不?」
 
  「不好!不好!人家害羞的!」
 
  「好忧子,陪我找啦!」
 
  「嗯嗯,老公乖。明天老公自己上网去找,找到了,忧子晚上给你奖励,好 吗?」
 
  「什麼奖励?」
 
  「忧子再陪老公一起看,给老公观摩加实践嘍. 嘻嘻!」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08-20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