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更新在线观看av,(www.a002.net)不卡的av网站,亚洲 欧美 国产等无码视频免费在线播放
每日更新在线观看av,(www.a002.net)不卡的av网站,亚洲 欧美 国产等无码视频免费在线播放
首页  »  家庭乱伦  »  [我的妈妈是大明星](51-60)作者:luqi7540(无忧)
[我的妈妈是大明星](51-60)作者:luqi7540(无忧)

提示:为了防止域名被墙找不到我们,请记住右上角的地址发布页!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11535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51章三合会
 
  看着眼前训练有素荷枪实弹的蒙面人,而且就冲过来十几个,本应该发出尖 叫的女人,一个人都没有出声,在我们家现在就只是舅妈母女两是凡人,其他女 人一个个都是修士,看见如此画面也淡定着,不过胆小的舅妈应该是吓呆了吧, 幸好圆圆去楼上玩游戏去了,不然就稍微有些麻烦了,舅妈反应过来后就趴在姑 妈的身上。
 
  花小天这个男人做事就是比较全面,就算离成功近在咫尺,也还是想要把我 给铲除掉,因为他知道爷爷花展中立得遗嘱是把股份继承给我,这个就是怀壁有 罪的道理,就算我不求上进的风格,花小天依旧是不放心我这个最大的威胁,只 要是对集团有继承机会的,都是花小天的障碍,而花家就三个男人。
 
  在花小天眼里,我这个滴孙就算不学无术没有任何用,也比那个努力的花小 赫有威胁力,在花家身份是真的很重要,花小赫刚进入集团,根本没有任何的地 位与威望,对于花小天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威胁力,而我这个滴孙的身份才是威胁。 
  所以排除花小赫就只有找我麻烦了,如果把我绑架或者杀了,那么毫无疑问 就是花小天了,花小天绝对是这么想的,在他控制住局面让老爷子昏迷,制造假 遗嘱还有他本身在集团的威望,这些已经足够他用了,可是他还是在出这招期, 花小天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才,可惜是遇见我还有那个三房的唐慧玲了。
 
  「通通不许动,都举起手来」带头的一个虎背熊腰的汉子用着巨大的声音说 道。嗓门大的男子很高大充满着力量,他很显眼因为只有他穿着一身西装,穿在 快一米九个的身上有些别扭,不过够强壮还是不错的,留着寸头蒙着面看不见容 貌,不过无论是身高还是外形都给人压迫感,充满爆炸性力量的身体,甚至都让 人相信他可以一拳打死一头牛。
 
  力量男头目的话我们没有一个举起手的,我依旧是悠闲的靠在妈妈的大腿上, 而妈妈也是淡定的双手抚摸着我的脸蛋,不过从稍微抖动的手,就知道妈妈心里 还是有些担心的,妈妈现在好歹是个金丹修士了,可是却从来没有打斗过,她不 知道自己现在的力量有多恐怖。
 
  房间内的音乐依旧在响着,优雅的古典音乐充斥着大厅内,不过实际上气氛 却相当紧张。
 
  「一叶,我想试试现在我的修为如何?」外婆北条美子外表看着娇滴滴的诱 人,可是心里却是个有些杀人癖好的变态,外婆没有害怕反而很是兴奋的对着我 说道。
 
  「这样的好机会,我也想试试身手」奶奶莫妮卡唯恐天下不乱的兴奋说道。 奶奶可不是个专业杀手,之所以如此只是好奇而已,对于自己修炼这么久的功法 好奇,验证下苦修这段时间来的成果。而姑妈就抱着舅妈坐在沙发上看着没说话, 至于旁边站着雷霆女与媚姨都没出声,在这个家里大家都有个共识,我这个男人 才是这别墅的主人。
 
  「你们最好老实点,我们也不想要你们性命,花一叶与花心蕊你们两个跟我 们走,其他人老子可以放过」力量男把自动步枪指着我们粗口说道。
 
  「强哥,这么多漂亮的女人,兄弟们都没有看过,错过就太可惜了,不如给 弟兄们乐呵乐呵」在力量旁边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荷枪实弹的男子用着猥亵目光 看着美妇们说道。
 
  其他十多个人冲进来后,他们虽然装备齐全动作也蛮娴熟的,不过一双眼睛 却真瞪着看见客厅的女人,眼睛都散发着绿光,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女人似的,也 不怪他们熟妇们确实是一个比一个漂亮性感,奶奶的修长肉丝美腿、妈妈的肉弹 惹火身材、外婆的紧身运动短裤背心的性感打扮、姑妈的女强人的气质、舅妈楚 楚可怜的柔软模样,这样一群性感的女人很难不让男人动心,此时更何况是被抢 指着,不是想要干什么都可以。
 
          力量男强哥考虑准备开口的时候
 
  「对对,这么漂亮的女人,我都没有玩弄过、岂不太可惜了」
 
  「强哥,也用不了多少时间了,机会难得」
 
  「太正点了,身材脸蛋,强哥不尝下味道,绝对会后悔的」
 
  外表打扮装备齐全的黑衣蒙面男,都是一个个兴奋的说道着,领头的强哥原 本开口拒绝的,不过众怒也不会犯。
 
  「速度快点,不要操死就行,不然我们没有办法向会长交代」强哥也有些无 奈的回答道。他从进来后就一直看着我,至于其她女人他都没有看一眼。一群打 扮想正规军的家伙在怎么打扮,都遮掩不了他们混混的本质,最多是受过专业训 练的混混而已。
 
  听见他们如此赤裸裸的对话,我缓慢的从妈妈大腿上坐起来,看着眼前十多 个男人。
 
  「除了领头的,美子你可以杀了」我舒服的坐在沙发上从容不迫的轻轻说道。 
  「一叶,我也可以」奶奶莫妮卡好像相当不满没有提到她的名字说道。
 
  而随着我话刚说完,外婆北条美子是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露身手,美子速度相 当快的出现在一群黑衣蒙面男身边,对方根本就如木头般待在那里,不是真的木 头而是速度太慢了,美子没有使出她忍者的武功,而是一只白皙的玉手伸出去点 到对方的头,一根三尺长的冰箭就射穿了对方的头部,如大象在踩蚂蚁般,当美 子重新做到沙发上的时候,十多个蒙面男如木桩般全部都倒在地板上,剩下惊恐 万状的强哥。
 
  强哥看见后面的兄弟瞬间都倒下来后,毫不犹豫的板动了步枪,大量的子弹 就射向我们,这是因为害怕而做出的防卫了,如果是普通人大家得死,戴安娜瞬 间就出现强哥面前,好像在抓蝴蝶般不断的把子弹抓在手里,最后直接就把强哥 手里的步枪给抢了过了。
 
  「我不想看见家里出现尸体」我淡淡的说道。话属于自言自语型,没有对任 何人说话,不过旁边的雷霆女小叶就伸出手,在大家眼前所有尸体全部都消失了, 就在大家眼前瞬间的消失了,这一连串的变化让原本强势的强哥给吓的,双腿都 在颤抖着,一脸惊恐的看着我们,如看见鬼般不比看见鬼还可怕的眼神。
 
  「谁派你们过来?」我缓慢的走到强哥身边从容不迫的问道。此时眼前原来 充满力量的男人,脸色如白纸般苍白,眼睛内都是惊恐与绝望,如果持续下去应 该会吓成一个白痴。
 
  「是会长大人」强哥看见我眼睛立马本能的回答道。
 
  「三合会会长陆明远」
 
  「是的」
 
  「还有谁?」
 
  「是花小天,我们如此顺利的进入花家都是他安排的」强哥机械般的回答道, 其实一切的阴谋诡计我都知道,多此一举的问出来,只是让姑妈花心蕊,让大家 都听见。已经把问题问完,我也就干净利落的把这个强哥给灰飞了。
 
  「三合会陆明远处处与我作对,来而不往非礼也,美女们谁愿意跟我去玩呀」 对于杀个人已经麻木了,所以就是乐呵呵的对着身边的美女们问道,幸好杀人也 不是血腥的,甚至还有些唯美的味道,没有见血就是最好的,不然舅妈姑妈之类 的又会吓道。
 
  「我去」外婆北条美子是率先说道。
 
  「美子你刚才太厉害了,不行我也要去,老娘的修为可是比美子高的,这次 一定要试试」奶奶莫妮卡看见刚才的画面受到刺激,没有一丝害怕反而很是兴奋 的说道。两个越来越喜欢的暴力的熟妇是恨不得找人就打。
 
  「我也要跟你去」妈妈抓住我的手粘在我身边轻轻说道。妈妈可不是个喜欢 暴力的女人,她只单纯的喜欢粘在我身边而已。
 
  「心蕊、言语,你们放心家里绝对安全,你们不要担心」我温柔的对着旁边 的姑妈舅妈说道。两位美妇看见我沉稳的模样和眼睛也安心下来,房间内音乐依 旧在,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般,刚才进来的人全部都消失了,而在舅妈姑妈的 眼睛下,我和妈妈奶奶外婆四人也消失在客厅内。
 
  在台北一栋独立的豪宅内,这里住的就是三合会会长一家,此时在装修豪华 的客厅内,坐着两个男人,一个年纪快六十的老男人,他国字脸眉毛很黑很粗, 眼睛比较小皱纹大把在脸色,穿着宽松的练武服,个子不高一米六吧,给人感觉 像个和蔼的邻居爷爷,不过眼睛内一闪而过的精光,可以看出是个手握权利的男 人。
 
  他就是三合会的会长陆明远。
 
  陆明远如果愿意把自己事迹写成一本书的话,绝对可以成为一本牛逼的书, 那就是黑道大哥是怎么练成的,陆明远年轻的时候只是个混混,在二十世纪七八 十年代的时候,台湾黑帮林立,陆明远只是其中的小角色。
 
  陆明远外观不帅而且又长的矮,至于靠女人上位也根本没有希望,凭借的只 是他手里的武功,陆明远机缘巧合下加入了当时的三合会,然后他凭借自己武功 与狠劲,在当时就开始闯下偌大的名头。
 
  而传言三合会其实大陆洪门的分支,有着几百年的历史,而在台湾的三合会 也是洪门中人所创,传承了多年,而陆明远就是运气相当不错,长的不帅也可以 找到美女的,当时的三合会会长膝下无子,就只有一个掌上明珠宝贝女儿,而且 还是个有名的大美女,然后就戏剧性的与陆明远相爱并结婚了。
 
  陆明远有了三合会会长女婿的身份,那就更加了不得了,最后老会长去世后 就自然由陆明远接任,陆明远不止会打,而且是个非常有头脑的人,他接任会长 后就立马成立三合公司,故意结交政府中人,而且哪个行业赚钱就做哪个,毒品 妓院赌场等高收益的职业都在内,甚至其他行业都参与,最后就变成现在台湾非 常有名气实力雄厚的三合集团。
 
  陆明远凭借自己的手段不断的蚕食其他小型帮会,最后慢慢壮大成为台湾最 大的黑帮组织,在台湾已经是巨无霸式的帮会,说直接就是一桶台湾黑帮了,其 他帮会都是在三合会下讨生活,陆明远更加是成为三合会历史以来最牛的人物, 名字都不敢提,手下全部都是叫会长大人,而混混们都只敢叫三爷,拼命三郎曾 经是陆明远的称号。
 
  在陆明远的对面坐下的是他儿子陆千里,陆千里长的高大帅气,与陆明远的 外形实在是差太远了,不过他们是亲父子,只怪陆千里的母亲太漂亮,遗传的都 是母亲这边的基因。
 
  「千里,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要只知道带女人回来玩,集团你也用些心,迟 早这些都是你的」陆明远语重心长的对着儿子说道。陆明远老来得子,而且只有 一个儿子陆千里,所以是疼爱有佳,甚至已经是腻爱的程度。
 
  「知道了,现在不是有你吗?」
 
  「我也老了,你该好好学习管理集团」
 
  「有什么管的,三合会在台湾谁还敢惹」
 
  「千里,你要明白,现在是法制社会,权利与钱才是老大,暴力不大好使了」 
  「所以你才一直结交花家的那个花小天」
 
  「对,花展中是台湾首富,现在只要花小天上位,以后三合集团有着巨大的 好处」
 
  「能够你要我去任花小天母亲做干妈」
 
  「对,有这层关系更好牢固,你以后要与他们母子好好打交道」
 
  「花小天如果成功上位,翻脸不认人怎么办?」
 
  「他不会的,当他选择与我们合作就已经没有退路了」
 
  「难怪你如此热心帮助花小天」
 
  「利益才是一切的根本」陆明远是把人性的劣根性完全暴露出来甚至交给儿 子说道。
 
  「不要把儿子教坏了」一个四十来岁的美妇走到陆千里身边坐下对着陆明远 说道。美妇亲昵的坐在陆千里身边,双手抓住陆千里的手臂疼爱的看着对方。 
  美妇年纪应该是四十岁左右……穿着一件橘黄色吊带短裙,胸前的两只乳房 高高的凸起,目测都有G罩杯的程度,而且布料只是交叉包裹着,那露出来的乳 沟与雪白的乳球,让男人都不可忽视,踩着拖鞋不过美腿上包裹着黑色的丝袜, 虽然不高只有一米六左右,不过那细滑匀称的大腿还是很漂亮,美妇有着一张漂 亮的瓜子脸,而且有着一双狐媚的漂亮眼睛,披着一头乌黑的长卷发,让这个女 人艳丽十足。
 
  而随着这个女人的出现站着保镖秘书之类的男人全部底下了头,能够在陆明 远家里而且如此不忌讳的,绝对是他心腹中的心腹。
 
  「时间不早,你们都下去吧」陆明远轻轻的对着身边的男人说道。
 
  「好的会长」旁边的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恭敬的弯下腰异口同声的说道。然 后就迅速的离开了大厅,而此时客厅内就只剩下一家三口了。
 
  「你不要太过溺爱千里」陆明远看见眼前的女人温柔的说道。这个四十来岁 的美妇,怎么看也绝对不是陆千里的母亲。
 
  其实她是陆千里的继母,陆千里的亲生母亲在生下她后就死了,高龄产子是 相当危险的,而为了能够照顾好自己的儿子,陆明远又找了一个妻子霍思思,看 中霍霍思思不止是漂亮,还有就是对方的贤妻良母的性格,果然这么多年是比对 自己亲生儿子还好,对待溺爱着陆千里。
 
  「你才是吧」霍思思看着陆明远说道。
 
  而此时陆千里是没有说什么,而是把注意力都看着身边的女人继母身上,那 眼睛内是各种复杂的情绪,而那眼神绝对是在看女人的目光,在陆明远没有注意 的时候,霍思思偷偷掐了自己继子的胳膊,娇慎的白了对方一眼,而霍思思还装 作无意的用胸前的乳房触碰着陆千里的胳膊,而陆千里是只有装作老实的儿子了。 
  「会长,外面有个花一叶的男人要见你」突然一个中年秘书似的男子走到陆 明远身边轻轻说道。
 
  「小强怎么回事,把人弄到这里」
 
  「不是的会长,花一叶与两个女人自己过来的」
 
  「命真大,叫他们进来」
 
  「爸您就先忙」陆千里看见这个机会立马站起来对着陆明远说道。说着立马 就匆匆离开了客厅,走之前还有意的看了沙发上风情万种的熟妇霍思思,不一会 儿霍思思也找个理由离开了客厅。
 
  而当我们瞬间来到三合会会长陆明远别墅门口的时候。
 
  「怎么不直接进去?」妈妈很是不解的问我道。此时我是牵着妈妈的手与她 黏在一起,外婆与奶奶站在我们身边。
 
  「呵呵,打打杀杀的太简单了」我乐呵呵的对着妈妈说道。几个女人想要说 什么,不过都停下来,在男人的引路下我们三人来到了客厅内,终于见到着这个 台湾地下世界的无冕之王陆明远。
 
  看着这个并不陌生的老头陆明远,就是他三番四次的对我下手,想要绑架我 可惜每次都没有成功,甚至几个有些名气的小头目都挂了,对于这个称霸台湾地 下实力多年的男人,我是稍微有些好奇的,直接把他杀了觉的太可惜而已,所以 我就过来会会他。
 
  对于陆明远来说,如鼓励说世界上最安全的对方是哪里,那么就是这栋别墅 内,别墅内的安保力量是最强的,当我们走入房间内,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我 们,至于明面上陆明远身后的黑衣打扮的男人,就有好几个。
 
  而我可不会按常理出牌,牵着妈妈的手就自然的做到陆明远对面的沙发上, 根本就没有打招呼的打算,妈妈依旧是白天的那件长连衣裙,非常合身的黑色蕾 丝连衣裙穿在妈妈身上,不止是性感而已有着优雅高贵的气质,而奶奶是那件紫 色的迷你短裙,让奶奶看着特别的性感诱人,而外婆北条美子就更加的简单,白 色背心与白色短裤还有拖鞋,而我就是短裤T恤加上拖鞋,我们一家人好像是在 出门散步般。
 
  这样的打扮也让陆明远多看了几眼,而我和妈妈自然的坐下来,奶奶与外婆 也不客气的坐在我左手边,而我就夹在几个美妇中间。
 
  「不知,几位深夜过来有什么事」还是陆千里最先开口说道。他只是稍微注 视了美妇们几眼后就移到别处了,不过后面的男人们可是睁着眼睛看着奶奶的丝 袜美腿妈妈的完美容颜和外婆的人鱼线腹部。
 
  「你应该知道」我依旧是缓慢从容的简短说道。
 
  「你算什么东西?胆敢如此对会长说话」站在陆明远身后的中年男子突然斥 责说道。胆敢当面冒犯我的人都该死,我原本亲自动手的,不过比较热衷于杀人 的外婆就伸出白皙玉手,原本是非常漂亮修长的玉手,此时如夺命的死神般,然 后对方就直接倒在地板上挂了,这样的画面是多么的漂亮,筑基期修为的外婆是 对于杀人手段越来越熟练了,看见如此画面后面的男子都掏出手枪,不过陆明远 却阻止了。
 
  「修士,你们不准动手」陆明远惊恐的看着外婆大声的说道。原本准备动手 的众人立马就停下来,不过手里的枪可没有放下,一个个用着惊恐惧怕的目光看 着外婆,那眼睛内充满着不信与害怕,好像外婆不是人是个魔鬼般。
 
  「您、您是修士大人」刚才还无比沉稳的男人此时吓的站了起来对着外婆无 比恭敬的说道。
 
  「你们在干什么,把枪放下来,都他妈放下枪」陆明远如变色龙般对着身后 的手下混混大声斥责道。陆明远此时心里如惊涛骇浪般恐惧,每个修士根本就不 是凡人的,就如传说中的神仙般法力通天,每一个是好惹,杀人如踩死一只蚂蚁 那样简单,陆明远知道今天如果不应对好,死了也等于白死的份,修士的能力太 可怕,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杀死一大片,陆明远此时心里想到一个人,只有对方踩 才可以救自己了,轻轻的按了下脖子上的玉坠。
 
  我略有意思的看了陆明远脖子上的玉坠,就任由对方做了,而后面的一群手 下也非常老实的把手枪给放下。
 
  「大人,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无论是什么事情我都愿意做」陆明远心里 只想着拖延时间认怂低声下气的说道。陆明远明白今天花一叶过来,甚至把一个 强大的修士请过来,绝对不是过来做客的,如果不拖延时间自己的性命也会有危 险。
 
  「其实杀人真的不好玩」我看着对方其实是对着外婆说道。外婆的眼神内是 想要把后面的混混全部给杀了,这样的无故杀人我是不怎么有兴趣的。
 
  「对、对,花少说的对,一切都可以谈」陆明相当放的下低头恭敬的说道。 
  「你们他们都滚,赶快滚」陆明远不愧活了几十年的老家伙,非常了解我的 意思立马转过有些肥胖的身体对着身边的手下大声说道。这些人都是陆明远最衷 心的手下,听见这话一个个都站着不动,就算眼睛内恐惧依旧在,可是却没有一 个离开的。
 
  「不走」
 
  「要死,也是我们先死」
 
  「说什么也不走,会长你不要再说了」
 
  后面的手下一个个坚持的站着说着弄的场面好像是在演黑社会兄弟情义似的, 我也不废话手一挥,除了陆明远外其他人全部都消失了,看见如此衷心的面子上 我也没有下杀手,全部都丢到门外去了。
 
  「您、您也是修士」陆明远看见如此一幕惊讶的说道。
 
  「三番四次都对付我,不知道怎么处理?」我舒服的背靠在沙发上抓住妈妈 的玉手缓慢的问道。对于陆明远我突然有种赏识的念头,这个老家伙是个能屈能 伸的住,有手段而且有头脑的黑社会不多了,而且还混到这么好的基本没有了。 
  「花少,以前都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干的,只希望您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我随你处置」
 
  「挺欣赏你的」
 
  「不敢,花少您是神仙般的人物,长生不老不死法力无边都不在话下,小老 儿能够得到您的赏识诚惶诚恐,一切都是我鬼迷了心窍,都是花小天要我如此对 您的,我也是罪该万死,早知道您的身份,我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对付您, 您大人有大量,我再也不敢了」
 
  「能屈能伸很好」
 
  「句句肺腑之言,花少您说怎么做,我眼睛都不眨下干」陆明远此时是彻底 豁出去卑躬屈膝的对着我说道。而旁边的妈妈与奶奶都用着很佩服的眼神看着对 方,这个在台湾剁一剁脚都颤抖的人物,居然可以霍的去,难怪妈妈与奶奶惊讶 的看着了,至于外婆眼睛内就是漠视。
 
  「等你要等的人前,我们看看电影吧」我有些答非所问的说道。混到这样的 地位陆明远还是与修士有点关系的,最起码他知道有修士,而他脖子上的东西就 是修士留给他的信物,我只是一个眼神就让对方昏迷在地上。
 
  至于说的电影,旁边的妈妈等几个美妇一脸的疑惑,因为在客厅内根本没有 开电视,等他们反应过来,妈妈她们三个脸蛋立马微红着,也知道我为什么把陆 明远给弄昏了。
 
  在空中出现一个画面,赤裸裸的陆千里与同样赤裸裸的女人霍思思在滚床单 呢,而且相当的清晰与真实,好像我们就在他们旁边围观般,绝对算的上3D全 方位立体画面了,这样真实仿佛身临其境的画面让大家表情各异着。
 
  而这个画面实际上就是楼上陆千里房间内真实发生的事情。
 
           在画面内是个豪华的房间内
 
  陆千里赤裸裸的挺着一根长十多公分不过比较粗的阴茎躺在床上,而一个四 十岁的美妇霍思思赤裸裸的趴在男人胯下,而这个女人就是霍思思,我早已经用 念头搞明白,此时霍思思赤裸裸的翘着肥臀趴在儿子阴茎下,臀部不大却很圆润, 此时霍思思是双手抓住自己继子的阴茎卖力套弄着,而很快又是低下头含住大龟 头吞吐着。
 
  「妈妈我好舒服,你真棒」陆千里头枕在双手上舒服的说道。而胯下的继母 却已经把嘴巴内的阴茎全部吞下去,看着如此熟练的口技,这种事情应该没少干, 而且对于继子的阴茎相当熟悉,这个也不是第一次,而且是相当轻松的就把阴茎 给全部吞下去了。
 
  熟妇继母霍思思头是不断上下吞吐着,甚至她吞吐的声音我们都能够听的见, 口水是大量的流出,而霍思思那淫荡的模样,阴茎不知道有多么好吃似的,稍微 吞吐一会而后霍思思就吐出了硬梆梆的阴茎。
 
  「妈妈让你更舒服」继母霍思思很是淫荡的说道。说着就把胸前的两只大奶 子抓住,霍思思的乳房已经下垂了,不过乳房却十分大,G罩杯的巨乳就算下垂 了也是个极品,而此时下垂的乳房却相当好乳房,继母双手抓住两边的乳房就非 常轻松的把阴茎给埋在乳沟内,特别是因为下垂的缘故,乳房相当好做着乳交上 下套弄着。
 
  「妈妈你真好……你的乳房好大好柔软……夹的儿子太爽了」陆明远是相当 舒服的说道。他说的话女人的表情动作,我们四个人都可以清楚的看见,我们就 好像在看立体的3DA片般,而且还是母子乱伦的影片。
 
  「知道妈妈好了,那你还带女人回来玩」继母霍思思卖力的上下套弄着阴茎 对着陆千里撒娇似的说道。乳房的乳头相当的小,只有那么一点点,剩下的就是 小量的褐色乳晕,看着乳房不想有孩子的,乳房夹住阴茎不断上下套弄着,弄的 陆千里是相当的舒服。
 
  「那不是玩玩嘛……我最爱的女人依旧是你」陆千里马上说漂亮话说道。 
  「妈妈也不求什么,只要你想要,妈妈就给你」继母霍思思娇滴滴的说道。 
  「不要套弄了,我现在就要干你」陆千里听见如此话语兴奋的做起来对着继 母说道。说着就迅速的把继母按倒在床上,双手抓住继母的大腿掰开,露出胯下 那个没有阴毛却乌黑的阴户,阴毛已经是被修剪干净了,而阴户却相当的平,而 且颜色是乌黑发紫的,特别胯下那个大阴唇上,是个蝴蝶结似的小穴,甚至稍微 用力都可以扯开。
 
  「快插进来,妈妈要」继母霍思思相当淫荡的对着继子说道。霍思思主动的 把腿大大的分开,而陆千里此时是挺着一根坚硬的阴茎直接就桶入继母的阴道内, 让这对母子发出舒服的哦哦声音,随着性器官的结合,两人开始做着最原始的运 动。
 
  「小坏蛋,你在干什么」妈妈抓住我的手臂用力摇晃着大声问道。妈妈的声 音立马就让奶奶与外婆反应过来,三个女人是脸蛋红彤彤的看着我,特别是妈妈 很是狠的瞪着我,三个女人是跟不上我的节奏,前一秒在谈判找麻烦,后一秒就 在别人家里看近乎A片的画面。
 
  「他们是谁?」奶奶莫妮卡反而很是有兴趣的问道。
 
  「我们是来干什么的呀?」外婆北条美子脸蛋通红的责问道。
 
  「是陆明远的儿子与老婆,不过他们是继母与继子的关系,现在他们就在楼 上房间内做,这个是现场直播哦,至于这个是中场休息看看直播,待会儿陆明远 叫的人会过来那才是下半场」
 
  「陆明远还有帮手」外婆反应快速的问道。
 
  「没错,还是个修士,我倒是很感兴趣看看是谁?」
 
  「这个陆千里胆子够大呀,继母也吃进嘴内,不过一叶手段更厉害」奶奶莫 妮卡是什么话都敢说兴奋的说道。
 
  「小混蛋,赶紧关了」妈妈听不下去满脸通红的说道。妈妈娇羞的抓住我的 手臂,瞪着那对妩媚性感的大眼睛看我,听见奶奶话里有话的话语,干脆就把头 埋在我怀里不出来,此时的妈妈就是掩耳盗铃的行为,我双手把妈妈紧紧的抱在 怀里,疼爱的抚摸着妈妈的玉背。
 
  「再看一会而,待会儿就关,我们现在就当做是观摩下嘛」我对着怀里的妩 媚妈妈疼爱的说道。
 
  「呵呵,是要学习下经验」奶奶很是喜欢调戏妈妈乐呵呵的说道。
 
        而画面内赤裸裸的陆千里与继母正是激烈着
 
  「好儿子……千里你真厉害……妈妈好舒服……千里操妈妈……狠狠操…… 嗯……」躺在床上抓住自己巨乳的熟妇霍思思舒服的说道。
 
  「妈妈,我的好妈妈……你的骚穴操着真爽……」陆千里双手抓住继母的大 腿阴茎不断的来回抽送着舒服的说道。
 
  「千里……我的老公……喜欢就操……妈妈给你操,嗯……操妈妈的骚穴… …真舒服……妈妈也很舒服……狠狠插……待会你爸爸要上了……不要射进去… …」
 
  「小骚货,爸爸厉害还是我厉害」
 
  「当然是你厉害……嗯……千里的阴茎……又硬又长又粗……操的妈妈舒服 多了……那老头子已经不行了……插几下就泄了……啊啊……妈妈喜欢千里操… …」
 
  「爸爸不行……我替他操你……让你舒服满足……小骚妇……喜欢不喜欢… …儿子干你」
 
  「喜欢,嗯……喜欢儿子操……好舒服……」
 
  「骚女人……看见你的大奶子……就忍不住想要干你」
 
  「还不是你……这个色儿子……偷偷拿我的内衣……打手枪……还喊着操妈 妈的话……恋母的色儿子……妈妈给你了……现在满足了吧……」
 
  「不、不满足……我要一直操你……我的骚妈妈」
 
  「喜欢就操……嗯……妈妈给你操……操狠狠操妈妈……妈妈是荡妇……用 力,千里好棒……千里好厉害呀……」熟妇继母霍思思舒服的说道。很快就被陆 千里给吻上,两母子又是缠绵的激吻着,而陆千里双手抓住自己继母的乳房用力 揉捏着,两母子是非常享受着母子间乱伦的快感,至于旁人在偷窥她们永远都发 现不了。
 
  我念头一动客厅内的画面就消失了,不止是画面还有声音全部都没有了,而 此时客厅内出现一个老头,白头发白胡须的胖老头,他出现的很突兀而且仙风道 骨的打扮,像个老神仙般,至于我们就像个神棍,这个老头还是熟人,而随着画 面消失陆明远也醒了过来,当陆明远看见老头后迅速的就跪在他面前。
 
  「老祖宗,救救我,有修士要杀我」陆明远好像找到救星般跪在老头的面前 说道。陆明远表现的相当恭顺与尊敬,一个快六十岁的老家伙,居然心甘情愿的 跪在一另一个气色好相当好的老家伙身边,这场面真的让人无语了。
 
  而我不得不感叹世界真是小,这个白发老头就是老祖宗花中天的好朋友,修 炼协会分会会长,这个老家伙现在是红光满面,看修炼是增加不少,而且已经是 元婴期的圆满,有着我送的丹药应该可以顺利度过雷劫了。
 
  「花前辈您好」肥胖的陆老头理都不理会跪着的陆明远反而是恭敬的低下头 对着我说道。
 
  「世界真小,你叫什么?」我缓慢的问道。好像一直都是叫他胖子老头之类 的,名字从来没有问过,所以就随口的问道。
 
  「在下陆威」
 
  「还是胖老头顺口」
 
  「前辈怎么称呼随意,不知为何要杀陆明远」
 
  「杀他需要理由吗?」
 
  「对不起,前辈您说的是,不需要理由」
 
  「他绑架我」我缓慢的说道。我这样的说话方式老头是越是恭敬的应对着, 修士特别是越强大的修士,脾气好像都特别古怪,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了,因 为我就是其中一个,在他们那些小修士眼里,我就是个傲慢到极点不按出牌的修 士。
 
  「什么,陆千里,你他妈的是眼睛瞎了吗?花少你都敢动手,现在我想救你 也没有办法了」胖老头听见我的话对着跪着的陆明远大声骂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敢了,花少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把我当个屁 放了吧」陆明远此时心里害怕到极点哀求说道。
 
  「你想酒他?」我又是缓慢的问道。
 
  「不、不敢」
 
  「那杀了」
 
  「花少您是否看在花中天的面子放他一马,他是我唯一的后背」陆威胖老头 用着哀求的语气搬出老祖宗出来说道。
 
  「花家的事情,以后叫他不要参与了,我说的是花家任何一个人」我拉住妈 妈的手缓慢的说道。
 
  「谢谢您」老头开心的说道。
 
  「谢谢,谢谢花少,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了」陆明远依旧跪着道歉说道。 
  「对了,留下一只手做个纪念」我这才看了陆明远眼随意缓慢的说道。我的 眼睛总是在妈妈或者奶奶外婆身上,甚至与老有头对话也如此,我的眼睛总是喜 欢落在自己女人的身上,而我这句话说出口后,我拉着妈妈的手与奶奶外婆四人 消失了,而奶奶这个跃跃欲试想要动手的女人又没机会了。
 
  「自己动手吧」
 
  「可以不砍吗?」
 
  「要命还是要手,你选择吧,花家是那么好惹的,你偏偏找死的去找花少」 
  「不是花」
 
  「住嘴,不要叫他的名字,你不要再废话赶紧动手,要死不要拖累我」
 
            第052章三房唐慧玲
 
  确定陆明远的左手手臂断了后我才收回念头,修士的强大在妈妈她们三个女 人心目中再次确定,修士绝对都是人中龙凤的存在,只要能够步入修士的行列, 就算是最低级的练气期,在普通凡人眼里也算天师的大人物,想要被凡人驱使根 本不可能。
 
  当我再一次出现在花家别墅大厅内,舅妈与姑妈依旧在大厅内等我们回来, 原本大家可以出现逛街血拼的,不过因为老爷子的事情,这几天都不可能出去娱 乐了,不过我是无所谓的,宅在家里一年不出去都可以。
 
  「事情怎么样?」姑妈花心蕊关心的问道。我们出去时间不长都不到半个小 时,而三合会的名气姑妈早就有些耳闻,就算知道我的能力姑妈依旧是关心的问 着。
 
  「一切都没有问题。」我看着穿着打扮漂亮的姑妈温柔说道。我是紧紧抓住 妈妈的玉手来到沙发上,舒服的把头枕在妈妈肉肉的大腿上,特别是奶奶兴奋的 简述着发生的事情,对于爷爷昏迷的事情,就姑妈花心蕊有些情绪,其她几个女 人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有我这个个子高的在,花家这片天都是我在顶着的。 
  「同样是修炼,怎么美子如此厉害呀?」奶奶莫妮卡是一脸羡慕的问道。碧 蓝色的大眼睛就睁着看着我,好像我是对外婆特别照顾般,奶奶那眼神内的不服 太强烈了,看着我好像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般。
 
  「我绝对没有私传,其实你们也可以的,只是有些不习惯动手而已。」我是 赶紧解释说道。不说清楚奶奶非要闹不可,这个修炼狂与外婆一样,可外婆就是 个职业杀手,杀人没有任何压力,所以有了修为后就是装上一对翅膀了,而奶奶 就算修炼高筑基都圆满了,不过从来没有动过手杀过人,怎么与外婆美子比。 
  而姑妈外婆奶奶甚至妈妈都讨论的时候,舅妈却有些沉默的低下头,因为只 有她一直都没有修炼,女人的心是相当敏感与脆弱的,或许此时舅妈千言语心里 已经在胡思乱想了,而我在心里也打定了注意。
 
  特别是奶奶什么都敢说,在陆明远家里我们几人偷窥陆千里母子啪啪的事情, 奶奶是绘声绘色的讲了起来,特别是讲到背着父亲陆明远的时候,几个女人眼神 都有意无意的注视着妈妈,让妈妈追着奶奶不要讲,弄的家里女人的嬉笑声到处 都是,女人的美腿乳沟白皙肌肤体香位把我弄的浴火高涨。
 
  我们大房这边是开心的嬉闹着,至于刚才绑架的事情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般, 十几个人进来就完全消失在世界上,什么也没有留下,这样的事情说出去也不会 有人信的,更加别说有什么证据了,而我们大房的欢快,二房就有些着急了。 
  「小天,大房那边怎么还没有动静呀?」在二房别墅大厅内熟妇萧轩轩是不 断来回走动着着急的问道。
 
  此时二房客厅内灯光全开,此时春风得意的花小天大刀阔斧的坐在独立的沙 发上,舌头梳理的一丝不苟穿着一身西装在身上,完全是准备出去救场节奏呀, 只是一天的变化花小天整个人的气质都开始在改变。而旁边沙发上还有一个女人, 就是花小天的气质尤文文,穿着白色蕾丝吊带超短裙的美少妇沉稳的坐在沙发上, 玩着手里的苹果手机。
 
  「妈不要着急,就算没成功也不妨碍我们的计划,现在集团大多数股东都支 持我加上遗嘱,已经快尘埃落定了。」花小天如稳坐钓鱼台般从容的说道。 
  「小天说的对,那边总是没动静,妈心里急的慌,要不我们过去看看。」 
  「不行,突然串门会引起怀疑的。」
 
  「婆婆,小天说的对,坐下来休息,好好睡一觉明天就知道结果。」尤文文 来到熟妇萧轩轩身边楼主对方的腰全解道。
 
  而在三房别墅内……
 
  穿着一件紫色蕾丝吊带睡衣的唐慧玲坐在沙发上,唐慧玲也许是刚洗完澡头 发还是湿的,不过穿着蕾丝的紫色吊带睡衣却是很性感,那紫色睡衣有些薄,胸 前高高凸起的白皙乳球都是若隐若现着,而那两个顶着的乳头更加是引人注目, 原来此时唐慧玲是没有穿乳罩,穿着的又是超短睡裙,那白皙匀称的美腿直晃人 眼睛。
 
  「妈,你还有心情看电视呀。」此时花小赫站在自己母亲身边有着着急的说 道。这样的画面就是与二房恰恰相反的,熟妇唐慧玲是相当沉稳而且还有心情的 看电视,而且是津津有味看着,多余花家发生重大的事情好像不当一会事情般。 
  「不看电视干什么?」
 
  「妈,二房已经开始对大房动手了,接下来我们很危险,不如我们先出去躲 几天。」
 
  「怕什么,二房根本就瞧不上我们,现在我们是最安全的。」
 
  「可是就怕万一。」
 
  「傻孩子,如果我们现在就躲出去,这不是立马会被二房大房注意到吗?现 在低调才是王道。」
 
  「妈说的有道理,无论是二房的犯罪证据、还是三房的材料,足够我们渔翁 得利了,妈您果然是不止漂亮性感而且还冰雪聪明。」
 
  「嘴巴越来越甜了。」
 
  「哥也变得越来越色了,总是要求各种变态动作。」一直在旁边玩手机的女 孩花心欣插口说道。这样一句话立马就让花小赫脸蛋微红了,不过却迅速的坐到 花心欣身边,「什么时候都要带套,绝对不能够射进去。」熟妇唐慧玲也不指责 什么反而传授着性交安全知识说道。花小赫与自己的妹妹发生性关系,而这个母 亲却没有任何的阻止,只是说着做爱中安全的知识,不要因为乱伦而生下有缺陷 的孩子。
 
  「哥哥为什么可以射到你体内呀?妈妈你可以为什么我不行。」十七岁的女 儿花心欣有些不满的说道。阴茎射出来的乳白色精液为什么自己不可以,反而妈 妈却行,花心欣心里也有些小情绪。
 
  「妈妈可以吃药,心欣你还小不能够损伤身体。」唐慧玲此时好像在说今天 吃饭了般自然语重心长的对着女儿说道。说着还狠狠的瞪了眼儿子,这一切的孽 缘都是变态儿子造成的,不止是把女儿给祸害了,就连女儿都不放过,唐慧玲知 道只能接受这个事实,自己只有一个儿子,而且还要靠他在花家,不能闹大也不 能对任何人说出去,只能默认与儿子乱伦的事情。
 
  「妈妈,你都是安全期,今天晚上你给我吧,求求你了。」花小赫看着自己 性感迷人的母亲忍不住说道。花小赫是打心里害怕自己这个母亲的,母亲的冷酷 与各种手段,一个充满着阴谋诡计心狠手辣的女人,都让自己感觉到害怕,可是 这样的女人却变态般的想要骑在胯下,狠狠的用阴茎把这个女人征服。
 
  花小赫是鼓足勇气坐到自己母亲身边,抓住母亲的手臂轻轻摇晃着,用着哀 求的语气对着母亲说着,花小赫知道自己母亲是个有头脑有手段的女人,可是唯 独对自己这个儿子特别宠爱,花小赫也只有使出这一招,激化母亲唐慧玲的母性 了。
 
  「小赫,你应该找个女朋友。」熟妇唐慧玲看着儿子严肃的说道。这话这眼 神,立马就让撒娇的儿子花小赫停下来,很是害怕的把自己母亲的手臂放开。 
  「可是不喜欢其他女孩,只喜欢你和心欣。」花小赫如做错事情的孩子般低 下头轻轻的说道。他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低着头眉头也是皱着,嘴巴紧紧的闵 住。
 
  「傻儿子,你现在只是对我和心欣的身体感兴趣,以后就会找到心爱的女孩, 况且我有你爸爸,心欣也会找到自己喜欢的男人的。」熟妇唐慧玲看着纠结的儿 子温柔的劝说道。
 
  「我喜欢哥哥,不找其他男人。」花心欣很是着急的表明自己的态度回答道。 
  「不是,我喜欢你们。」花小赫抬起头第一次敢直视着唐慧玲坚定的说道。 
  「好吧,我们上楼。」熟妇唐慧玲是没有办法的回答道。唐慧玲心里很明白, 自己如果不答应,自己儿子与女儿又会在床上瞎折腾,弄不好会射进去,如果有 孩子就不得了,为了安全起见只有榨干儿子的精液了。
 
  还有一个理由就是彻底满足儿子的身体欲望,年轻人总是一时的头脑发热或 者下半身动物,这样天天折腾性交,小赫总有一天会对自己这个老太婆失去兴趣 的,而女儿也会真正的找个喜欢的男人的,现在一切都只是暂时的,只要这股劲 过去儿子就会恢复过来。其实熟妇唐慧玲心里也不愿承认,儿子小赫床上确实相 当厉害,可以满足自己空虚的身体,唐慧玲知道这样乱伦是不道理的,可是还是 忍不住想要了。
 
  此时花小赫真的太兴奋了,终于又可以尝到自己亲生母亲的肉体,可以肆无 忌惮的在母亲的阴户内肆无忌惮的射精,可以享受着母亲雪白前凸后翘的肉体了。 
  花小赫是个从小就受到自己母亲严格教育的孩子,母亲严厉的形象早在花小 赫心里种下,没有搬入花家的时候,花小赫就与母亲妹妹住在一起,三人住的地 方也不错,而且有保姆佣人伺候着,而母亲好像天天都在上班,只有晚上才有时 间相处,而母亲严厉的会检查作业,如果不合格就会挨打手心,花小赫在心里母 亲如父亲般严厉。
 
  花小赫当知道搬入父亲的家后,原本可以享受到父亲的关爱,不过却见不到 几面,就是吃顿饭的时候见个面,父亲那不怒自威的形象更加恐怖,花小赫打心 里害怕这个严肃到让人窒息的父亲,不过受到母亲的嘱咐绝对不能够表现出来。 
  花小赫渐渐长大了,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就是一个有钱人的私生子,如果不 是父亲的滴子死掉,自己与母亲妹妹也绝对不会进花家,更加好笑的是自己母亲 只是个三房而已,前面还有个女人,甚至除了妈妈外父亲不知道还有多少女人。 
  当搬入花家后,母亲好像有时间了,天天都待在家里陪着自己与妹妹,不过 母亲的教育更加严格了,不合格依旧是抽打手心,花小赫童年的记忆就是这样疼 痛的回忆,抽打手心真的很痛,每次被打都痛的哭出来。
 
  在母亲如此严肃的阴影下长大,花小赫发现自己真的很怕母亲,甚至与不太 爱说话常常冷着脸的父亲更加可怕,花小赫在如此环境下学到很多东西,心里也 出现严重的阴影,在父亲说出国后花小赫就毫不犹豫的说要出国留学,那个时候 只有十二岁,十二岁的花小赫怀着兴奋的心情,终于可以离开这个让人恐惧的家, 终于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了。
 
  可是性格从小就培养起来,想要怎么改都没太用,花小赫在美国读书生活着, 性格有些孤僻怕生和不太爱说话,不过学习却十分的用功,独自在美国生活了七 年,七年来没有再回到台湾而,而拿到经济学位后,就很是决绝的回到了台湾。 
  花小赫这么多年明白一个道理,男人绝对不能够没有钱,没有钱就会被人瞧 不起,这个让花小赫才努力的学习,毫不犹豫的回到台湾花家,回来的最大目的 就是能够继承家族集团,这个也是一切的动力。
 
  不过当看见外貌依旧没有什么变化的妈妈,花小赫脑海内就闪出性感两个字, 以前在自己眼前母亲是个多么可怕的女人呀,就算现在看见母亲也有些害怕,不 过当真正见面后,母亲穿着短裙的贵妇性感迷人模样,让花小赫心里出现各种念 头。
 
  而回到家的第一个晚上,花小赫居然发现自己梦遗了,花小赫在美国可是好 好学生,就连交个女朋友的时间都没有,没想到回到家后第一天就梦遗,这个让 花小赫很郁闷,只有赶紧洗个澡才能够驱散自己的念头,花小赫发现自己幻想的 对象居然是自己的母亲唐慧玲,幻想着抓住母亲的大乳房揉捏着,胯下的阴茎不 断抽插着母亲的阴户,然后就射到母亲的阴户内,花小赫想着是那样的清晰与真 实。
 
  在浴室内实在忍不住又套弄起来,时间比较母亲与妹妹都在睡吧,而这个大 浴室是家人可以公用的,花小赫不小心看见篮子内露出来的黑色蕾丝内衣,花小 赫看见这颜色怎么都逻不开了,明知道如此做不对,可是还是忍不住走到篮子旁, 翻开了那拥有着魔力般的贴身内衣。
 
  一套黑色蕾丝内衣绝对是母亲唐慧玲的,胯下上半是缕空的小丁字黑色蕾丝 内裤,包裹阴户的布料是上半部蕾丝透明的,只是下半包裹小穴才有布料,布料 省的也太狠了,实在是太性感与诱人了,还有大大的蕾丝黑色胸罩,花小赫知道 这个绝对是母亲的,如此大胆的内衣只有熟妇妈妈才会穿的,而篮子下面可爱的 粉红色内衣才是妹妹的吧。
 
  花小赫看着手里的黑色蕾丝小内裤,阴茎都硬的疼痛着,本能的花小赫抓住 那丁字裤使劲闻着,看着包裹阴户的布料上淡黄色的污垢,花小赫知道这是母亲 阴户流出的东西,越是如此想着,花小赫就越忍不住,终于把那淡黄色的小布料 放入嘴巴内狠狠吃着,把上面污垢给舔食的干净才罢休,花小赫忍不住把丁字裤 套上阴茎上狠狠套弄着。
 
  一只手抓住母亲穿过的乳罩放到嘴巴边使劲闻着,胯下一只手套上母亲用过 的内裤在阴茎上用力套弄着,花小赫脑海内都是严肃母亲的样子,脑海只想要粗 暴的把母亲按到在床上,扒开她的裙子小内裤,把阴茎插入母亲的阴道内用力抽 插着。
 
  当把大量的乳白色精液射到丁字裤上面后,精液实在太多整个小内裤都湿了, 而花小赫发泄完后,整个人都轻松着,不过心里的罪恶感在吞噬着自己,花小赫 是从小尊敬自己母亲的,自己现在怎么可以如此想着妈妈,花小赫相当害怕的把 内衣放入篮子内。
 
  原本事情就这样过去,可是邪恶的种子已经发芽,怎么可能就会消失掉。也 许是母亲唐慧玲依旧把儿子当个小孩子看,或许是习惯了如此,在房间内母亲随 意穿着性感的睡衣透明的睡衣,或者是浴袍浴巾着,香喷喷白皙的前凸后翘肉体 让花小赫越来越难受,以前没有注意母亲,现在开始仔细看着母亲,发泄母亲唐 慧玲是个相当性感的女人,虽然母亲是属于娇小玲珑型的女人,自己站在她面前 都高一个头还多,不过肥大的臀部高高凸起的胸部,依旧让花小赫欲罢不能,所 以花小赫只能祸害母亲的内衣了。
 
  虽然每次射完精液后都很后悔,可是却无法控制住自己,最后变本加厉的居 然偷偷拿着母亲性感的内衣,躲在房间内看着母子乱伦的A片,套上母亲的小内 裤打手枪,而母亲的内衣是花样多件件都性感无比而这个时候花小赫刚进入集团 做个员工。
 
  花小赫原本只能拿着母亲的内衣打手枪,甚至只能够幻想着与母亲的性交, 甚至偷偷偷窥母亲洗澡的胆量都没有,花小赫在母亲身边总是乖巧如七八岁小孩 般,不敢做任何武逆的事情,母亲这个严母的形象太深刻了。
 
  可是没有与母亲最先发生关系,反而与自己心爱的妹妹有了,妹妹绝对是个 文学爱好者,对于各种书籍都很感兴趣,外人面前就是个才女,可是却不知道的 她也是个古灵精怪的色女,有次花小赫依旧是拿着偷过来妈妈的内裤打手枪,电 脑内是母子乱伦做爱的画面,门却没想到被冒失的妹妹花小赫给推开了。
 
  「哥哥,我想问你。」妹妹花心欣开心的大声说道。不过话说一半就挺下来, 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花小赫的胯下,那根长十多公分大大的阴茎,女孩到这个年 纪也开始对异性感兴趣了,何况是看见哥哥的阴茎。
 
  花小赫也是吓呆了,自己怎么就忘记锁门了,一家人为了更加温馨是住在一 起的没想到冒失的妹妹突然就不敲门的闯进来,让花小赫立马呆住了,不过反应 过来迅速的把门给锁住,不要让母亲发现这样的情况。
 
  「难怪妈妈说,自己的内衣丢了许多件,原来是你偷的。」妹妹花心欣脸蛋 通红不过却依旧看着花小赫胯下的阴茎说道。阴茎没有因为突然闯进来的妹妹吓 软,反而长长的阴茎更加坚硬,而十七八公分的阴茎上面依旧挂着一件鲜红的蕾 丝丁字裤。
 
  「妹,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你不告诉妈妈。」花小赫此时吓的不轻本 能的抓住胯下的阴茎对着妹妹说道。
 
  「嗯,没想好,不过现在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打手枪的。」妹妹花心欣是相当 好奇的看着花小赫的阴茎说道。然后花小赫相当无奈的在妹妹面前,拿着母亲的 内裤打手枪着,而花小赫看见可爱的妹妹心里也出现异样,当着妹妹的面把精液 全部都射到内裤上了。
 
  结果这个事情没完,好奇的妹妹居然帮助花小赫偷妈妈内衣,而且还好奇的 抓住花小赫的阴茎套弄着,花心欣在好奇下给花小赫打着手枪,最后渐渐的都口 交起来,年轻的精液本来就多,最后是花心欣开始喜欢上吞噬哥哥花小赫的精液, 而在青春期的花心欣也是瘙痒难受,兄妹两是看着A片中的画面学习着。
 
  最后是抵挡不出身体的燥热与难受,花小赫还是忍不住把阴茎插入妹妹花心 欣的阴道内,一个非常粉嫩的小穴,花心欣也有十六七岁,身体也开始长开了, 在忍不住身体的折磨兄妹乱伦了,而且当尝试到性交的快感后,兄妹两就越加肆 无忌惮的偷情了,天天有事没事粘在一起,晚上更加是在花小赫床上翻云覆雨着。 
  不过唐慧玲是个相当精明能干的女人,日子久了当然看出自己儿子女儿关系 有些不正常。
 
  有天晚上就按往常样等母亲进房间睡觉后,花小赫与花心欣是相当着急的脱 光衣服,花小赫兴奋的挺着大大的阴茎,准备与妹妹花心欣啪啪的时候,原本锁 好的房门被打开,妈妈唐慧玲走进房间,当看见穿上的画面后惊呆了。
 
  「穿好衣服到客厅来。」熟妇唐慧玲好像有意无意的看了花小赫胯下的大阴 茎冷静的说道。花小赫与花心欣当然是老实迅速的穿好衣服,花小赫此时感觉真 的遭了,与妹妹对视眼后就老实的走到客厅内,就算不愿意面对也不行了。 
  「你们太让我失望,心欣这几天就出国留学,花小赫你就好好反省,你还是 人吗?」唐慧玲睁着眼睛用着平静的语气命令说道。
 
  「我不走,我要与哥哥在一起。」平时文静的女孩花心欣第一次反对母亲的 话说道。
 
  「你就死了这条心,乖乖出国留学。」唐慧玲用着嘶哑的声音大声说道。随 着这如爆发的大声言语,柔软的花心欣大颗的眼里掉下来,而唐慧玲依旧是一脸 严肃的模样,花小赫此时心里是说不出的难受,看着眼前穿着蕾丝黑色超短睡衣 的性感美妇,心里一闪而过想要强奸她的想法,不过只是个想法而已。
 
  「哥,这是催情药,偷偷让妈妈喝下去,你就把她给强行睡了,看她还敢不 敢要我们分开。」事情发生的第二天花心欣就偷偷把一瓶药交到花小赫手里偷偷 的说道。
 
  花小赫听到妹妹的话,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文静的女孩是自己的妹妹,这样的 想法都敢有,这不是迷奸自己的亲生母亲吗?花小赫想着一脸严肃的母亲,如果 能够把高傲的母亲压在怀里,用阴茎狠狠操她,应该是件很爽的事情吧。
 
  「可是,可是妈妈会。」花小赫还是心里有些害怕的说道。
 
  「没可是,你不是幻想操妈妈吗?现在就让妈妈也成为你的女人,以后再也 不会阻碍我们在一起呢,这个事情我会帮你的。」花心欣都不让花小赫说完就说 道。
 
  就在事情发生的第二天晚上,在母亲的水内下了春药,听说是烈性的春药, 熟妇唐慧玲又哪里知道,自己的女儿与儿子会给自己下春药,喝下去后就回房睡 觉求去了,而唐慧玲怕女儿在与儿子睡在一起,就硬是要让花心欣与自己睡在一 起。结果就是花心欣发现身边的母亲脸蛋通红身体滚烫意识开始模糊后,花心欣 立马就去门外把花小赫给叫里了进来。
 
  花小赫心惊胆战的来到母亲的房间内,当看见床上躺着母亲惊呆了,床上的 性感美妇唐慧玲,穿着一件肉色蕾丝吊带睡衣,不是睡衣多么性感迷人,而是此 时母亲唐慧玲双手抓住自己胸前的乳房用力揉捏着,而胯下的睡衣已经被扯到腹 部上了,那鲜红的小丁字裤都暴露在眼前,此时母亲呼吸粗重闭合眼睛,双手抓 住乳房用力揉捏着,而一只手深入胯下的鲜红内裤内,扣着那个让花小赫幻想过 无数次的阴户。
 
  「不要看啦,赶紧操妈妈呀。」花心欣此时手里已经拿着专业的相机着急的 说道。
 
  花小赫此时反应过来,母亲现在是吃了烈性春药,这个时候不上也不会有机 会,花小赫此时眼睛内床上只是个性感的女人,花小赫迅速的把自己的衣服给脱 下来,挺着阴茎就爬上床压在母亲的身体上,而熟妇唐慧玲好像终于找到发泄口 般,着急的吻上花小赫的嘴唇,花小赫呆下后就迅速的吻上母亲的嘴巴。
 
  花小赫着急的把母亲的睡衣鲜红乳罩小内裤全部扒开来,当看见母亲胸前大 大的白皙乳房,胯下的那个阴毛旺盛湿漉漉的小穴,花小赫没有任何犹豫把阴茎 插入了母亲的小穴内,而熟妇唐慧玲此时是完全没有意识了,下体空虚寂寞只想 要得到满足,当得到滚烫坚硬的阴茎后就在也舍不得离开了,房间内母子亲吻性 交的画面全部被旁边的花心欣给拍下来了。
 
  花小赫这一天晚上是最勇猛的,在母亲唐慧玲的阴道内一共射了七次精液, 乳白色的精液把亲生母亲的阴道给罐满了,花小赫都不知道自己原来可以如此厉 害,不断的抽插着母亲的骚穴,听着母亲如泣如诉的呻吟,抓住妈妈的乳房揉捏 着,阴茎好像不知疲倦般狠狠操着。
 
  开始唐慧玲完全是没有意识着,不过随着一次次的高潮后,身体得到满足后, 意识也开始恢复过来,当看见自己身体上驰骋的男人是花小赫的时候,以为自己 是在做梦,花小赫不愧与年轻男子,一夜不断的操着自己的母亲,在母亲的阴道 内射了第七次精液后,两母子才舒服的睡下了,而旁边的花心欣也是累的睡着了。 
  当熟妇唐慧玲醒过来,发现自己身体是赤裸裸的一丝不挂,而且下体的疼痛 让自己都动弹不了,当看见下体那红肿的阴户,就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不是春梦, 原本旁边是自己的女儿,没想到还多了一个赤裸裸的年轻男子,唐慧玲也终于想 起昨晚发生的事情。
 
  「啪」的一声在早上的卧房内响起。
 
  「花小赫,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妹妹祸害不算,现在你居然强奸我,你 还是人吗?」熟妇唐慧玲用着咆哮般的声音说道。眼睛睁着大大的,一脸的都是 怒容,那生气的模样配合着得到男人滋润的样子,此时熟妇唐慧玲也算个美女。 
  而受到母亲一掌的花小赫才醒过来昨天晚上劳累了那么久,此时才被打醒, 而旁边的花心欣也被这么大的动静给惊醒了。花小赫坐起来看见眼前的母亲,此 时母亲唐慧玲因为激动的原因,胸前的乳房都忘了遮掩,坐在旁边大声的责骂着。 
  「不要怪哥哥,都是我出的注意。」花心欣在旁边说道。
 
  「你们都滚、滚,一对禽兽不如的东西,妈妈白养你们这么多年了。」唐慧 玲是依旧不依不饶的大声说道。幸好隔音效果够好,而老爷子又是住楼上,不然 这么大动静很定会出现问题的。
 
  花小赫听见母亲如此严厉的责骂,想着小时候受到母亲的责骂挨打,甚至想 着这么多年来受到母亲的摆布,自己的人生全部都是她在操着着,一步步的都是 母亲规划好的,花小赫突然感觉自己像母亲的棋子,自己根本就没有自己的人生, 什么都在受母亲摆布着。
 
  所以花小赫心里冒出个念头,自己要征服这个女人,彻底的把她征服在自己 的胯下。花小赫被气的一把就把唐慧玲给按倒在床上,就强吻上唐慧玲的嘴巴上。 唐慧玲身高不过一米六左右,怎么在高一米八以上儿子侵犯下抵抗,花小赫如抱 住小还般紧紧压住怀里赤裸裸的女人,而在强吻的时候花小赫嘴巴都被咬破了, 花小赫都不在乎,只是不断的舌吻着,双手抓住母亲胸前的乳房,深入胯下的阴 道内扣着,在一阵忙碌后花小赫又重新把阴茎插入母亲的阴道内。
 
  「不要……不行……你这个禽兽……我是你亲生母亲……嗯……不要……畜 生……拔出来……赶快拔出来……嗯……啊,求求你……小赫不行……不要这样 ……我是你妈妈呀……嗯……我们是乱伦………」胯下的熟妇唐慧玲是拼命挣扎 着大声说道。
 
  而这样的呻吟就会越加刺激男人的性欲,而且还有乱伦禁忌的刺激,插入母 亲阴道内又怎么会拔出来,花小赫此时只想要把这个母亲给彻底征服,阴茎狠狠 的插着母亲的小穴,不断的亲吻着母亲的身体,而旁边的花心欣是不但不阻止, 反而抓住母亲拍打的双手,帮助花小赫强奸着自己的母亲。
 
  这次足足折腾半个小时,熟妇唐慧玲是从开始的拼命挣扎到冷漠对待到最后 身体的本能反应,最后是母子两双双达到高潮,高潮后的母亲唐慧玲是软绵绵的 趴在花小赫怀里,花小赫双手轻轻抚摸着母亲的玉背,花小赫也不在乎嘴巴上的 伤口,手臂上的咬伤,和背部上的抓双,只是温柔的抚摸着怀里的女人。
 
  「疼不疼。」母亲唐慧玲趴在花小赫怀里轻轻的问道。
 
  「不疼。」
 
  「这是最后一次。」
 
  「不要,妈妈我喜欢你,我要一直操你。」
 
  当花心欣拿出各种母子乱伦性交的淫荡图片后,唐慧玲是无奈的不让花心欣 出国了,生活必须要继续着而花小赫家里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花小赫是与花 心欣肆无忌惮的,性爱着,而母亲唐慧玲担心会不注意安全,兄妹乱伦会弄出小 孩来,所以在做爱的时候唐慧玲都忍不住过来指导,然后指导的也被花小赫给弄 上床,来个一龙二凤的戏码,熟妇唐慧玲从开始的抗拒到现在的享受,是经过一 段时间磨合的。
 
                现如今
 
  花小赫是听见母亲终于答应了,因为这几天集团出现重大问题,唐慧玲没有 心情精力弄,所以花小赫是几天都没有尝母亲的身体,当听见母亲答应花小赫是 相当的兴奋,花小赫牵着母亲与妹妹的手就上楼了,特别是父亲不在家就更加可 以肆无忌惮的做了。
 
  花小赫看见穿着吊带超短裙的母亲,就忍不住想要把母亲身上的衣服内裤所 有都剥光,当三人来到卧室内后,花小赫是着急快速的把自己衣服给脱下来,阴 茎都没怎么就硬梆梆的挺着,而旁边的尝过味道的花心欣是不顾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7-10-23更新.